txt电子书下载网 > >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 15、第十五章
    冬日里日子过得快,眨眼就一天过去。眼看着一天天往后走,转眼苏毓就在家中躺了小半个月。

    这小半个月里,因为她受伤的是脑袋,动一下就容易晕眩犯恶心,徐宴特地去镇上置办的年货搁在家里也没办法做成吃食。好在家里人少,徐宴父子俩对此没怨言,这半个月苏毓躺得还算顺心。

    隔日便是年三十。家家户户已经将年菜烧起来,见徐家没个动静。村里左邻右舍的表现出了很大的关心,都来打听苏毓的都有好几拨人。听说苏毓是在镇上被人拿棍子敲了脑袋,被徐宴用牛车从镇上拉回来的,如今 起不来身,好几个贼眉鼠眼的妇人硬是要进屋去探望探望。

    等真进了屋,瞧见苏毓好端端地坐在炕上喝药,脸色瞧着比先前黑黄不像人样更白净红润了不少,顿时都有些意兴阑珊。装模作样地宽慰了苏毓两句,撇着嘴就走了。

    苏毓无语地看了一眼不知何时拿了一本书进卧房看的徐宴。那厮一身青布衣衫都挡不住的钟灵毓秀,身姿如松地端坐在窗边,仿佛将这昏暗的屋子都点亮。

    “怎么了?”见苏毓目光古怪,徐宴放下了手中的书。

    苏毓不好说他祸水,这话一说出口跟故意夸他似的。懒得说那等酸话,想着这些日子劳烦徐宴照顾,便决定拿出看见本领做一桌好吃的。

    毕竟是过年,别的小吃可以不必做,年夜饭却是省不了的。

    “你跟乘风去灶房帮我收拾一下灶房的菜。”苏毓披了一件袄子,趿上鞋子下了炕,“明儿就是年三十了。左右要举家去金陵,油盐我也不抠搜了。一会儿我多用些心思,把年夜饭先弄出来。”

    一句话说完,窗边看书的徐宴和不知何时进来的徐乘风眼睛都亮了。

    老实说,吃了小半个月徐宴做得猪食,一家人都饿瘦了一圈。尤其是苏毓,吃着药本来就胃口差,吃食再做的不好,她身上的肉跟着蹭蹭地往下掉。此时别说腰腹瘦了两圈,衣裳穿在身上都空了一圈。此时苏毓披着袄子的模样,又有了姑娘家的纤细。

    这小半月虽躺在榻上,苏毓也没忘她的面膜。脸上的咬肌被她下狠手揉散了,如今脸瞧着小巧又对称。屋里前前后后闷了一个多月,虽没有到白皙的程度,却也算不上黑了。兼之补药就没断,脸色红润,瞧着到成了浅浅的蜜色。

    苏毓伸头在盛水的盆里瞧了一眼,心里稍稍满意了些。可算是不磕碜了!

    一个人聪慧,学什么东西都快。徐宴这一个月来接手灶上的活儿,如今除了饭菜依旧像猪食,烧火摘菜打下手等事儿已经做得驾轻就熟了。都说二十七天培养出一个习惯,由苏毓装模作样的骗,父子俩的心目中都有了叫她少碰冷水的意识。

    等苏毓再进灶房,父子俩这会儿都将许多琐碎的活计都收拾妥当了。如今人卷着袖子端坐在灶下。长腿长手的,他神情自如。橘黄的火光照着他那张脸,苏毓却注意到他白皙的手腕上青筋都被火光烤得透明。修长的手指冷热交替此时泛红,看着就忍不住眼热心跳。

    实话实说,徐宴身上有一个品质苏毓是很喜欢的。这个人清高的是原则,却不会将做事分出三六九等。任何事,只要他上手去做,就不会计较那活计会不会辱没他的身份,认真琢磨且从容不迫。

    苏毓自认自己没他那份心胸,所以对徐宴这一点是十分欣赏的。

    徐乘风就蹲在一旁,烤着火,顺便偶尔替父亲第一根柴火。

    既然是过年,徐宴买回来的自然都是好货。苏毓翻看了下洗好了正在沥水的簸箕,上面漂漂亮亮一扇小排。葱姜蒜都切好了。一旁的木盆里还放着约莫两斤多肥瘦相间的五花。苏毓拎在手里打量了下,见东西的品相十分不错,心里稍稍满意了。

    明儿就是除夕,有些菜明儿做来不及,尤其是难烧难软的大肉菜。

    想着今日先将红烧肉和糖醋小排做出来,卤些大肠,顺手再酱个大棒骨。虽说苏毓擅长川菜和卤菜,不代表不会做别的菜。浙菜里的红烧肉,梅菜扣肉,糖醋小排都是她的拿手菜。琢磨着先配香料,苏毓将烧火的徐宴又叫出来替她切肉砍排骨,自己则去翻了香料袋子……

    ……还真是一样不少。徐宴这厮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她说那么碎,他竟然真一样不差的买回来。

    推荐下,换源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留意到苏毓盯着他后脑勺的古怪目光,拿刀准备将五花肉切大块的徐宴扭头:“又怎么了?”

    肉是徐宴早就焯过水的,其实这会儿已经半熟了。

    “没,”苏毓撇开头,将装蒜的小笸箩放到徐乘风面前,“全剥出来。”

    徐乘风嘟起嘴,仰头看了一眼灶上的肉忍不住吞了口口水。不用苏毓特意教训,他看在肉的份上,默默坐回小马扎上剥起蒜来。

    苏毓笑了一声,又拿了把菜刀去一旁切配料。

    小小的灶房一家三口在忙,混合着烟火气,甚少对家有顾念的徐宴难得生出了一丝丝温馨的感觉。

    徐宴手巧,是的,不仅脑子好,他还生了一双巧手。只是苦于往年毓丫和徐氏夫妇从未让他做过活不知道,苏毓躲懒赖过几回,就发现了他这一令人惊喜的优点。

    刚才苏毓比多大,徐宴切出来的肉块就有多大。且跟有强迫症似的,每一块大小完全一致。苏毓忍不住绕着他转了一圈,心生佩服。就这种眼力和对手的控制力,若出生在现代,学医,或做研究。估计是被争相争抢的手术医师或者超级电脑一般的存在吧。

    切好了肉,徐宴又去砍排骨,苏毓顺势也放好了配料和香辛料。将卤大肠的锅子炖上,苏毓在另一边锅里开始倒油炒葱姜蒜爆香。

    刺啦一声东西倒进去,没一会儿就炒出了浓郁的香味。苏毓下手快又利索,借着这柴火将配料的香味全爆出来。一旁徐宴父子俩被这香味馋的流口水,苏毓又刺啦一声将切好的肉块放进去。柴火烧饭就是这点好,火候足,炒出来的东西格外的入味。

    那漂亮的色泽炒出来,徐乘风都顾不上还没剥完的蒜,垫着脚尖趴在灶台边上往锅里看。

    “没好呢,”苏毓往锅里加足了水,盖上盖子焖,“这肉还得小火炖。炖烂了才能勾芡收汁儿。”

    徐宴不知何时砍完了排骨,盯着盖子目不转睛。

    许久,他垂眸看着创造出这种极为刺激味蕾的香味的苏毓,看似冷淡实则着急地问:“这还得炖多久?”

    灶房的窗户比卧房的小,这会儿门外的光披在徐宴的身上,纤长的眼睫微微抖动,苏毓仿佛看到星辰碎在他眼眸里。

    “至少两刻钟吧,”苏毓扬起脑袋,目光又被他那颗水润的唇珠给吸引走,“急什么,两斤肉呢,今儿明儿,够你们父子俩吃个够了。”

    “这么久啊”徐乘风两小爪抓着灶台边缘,焦躁地跺脚脚,“快点哦!”

    徐宴没像他儿子,但也抿了抿嘴角。

    苏毓的目光又不自觉落到他嘴角。说来有点意思,徐宴一个大男人,却生了一张微笑唇。唇珠饱满凸出,两边嘴角天然上翘。若非一双眼睛太过于冷清和漫不经心。这绝对是一张招蜂引蝶的渣男脸。不过即便他冷清,还是少不了狂蜂浪蝶。

    收回目光,苏毓看向小排。与方才的肉块一样,大小一致,仿佛尺子量过的。

    苏毓方才打量徐宴,其实徐宴也在打量她。

    或许太久没有正眼看自己的妻子,徐宴竟然觉得眼前的女子全无他记忆里的模样。不是说习性,而是轮廓,眼神,面相,全都不同。一双水光潋滟的桃花眼,丰润上扬的唇,鼻梁挺拔而鼻翼小巧精致……仿佛被人换了脸一般,似乎变得美丽朝气蓬勃.起来。

    徐宴这么多年突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恍然大悟——哦,原来毓丫是个女人。

    说句好笑的话,长久以来,毓丫在徐宴心中是没有性别的。

    此时苏毓已经走到砧板旁,徐宴注意到她那头稀疏的头发冒出了许多毛茸茸。仿佛从里头又长出了一层似的,看着厚实了。

    他有些好笑又有些恍然:原来毓丫捣鼓的那些脏糊糊不是在玩,居然真有效用……

    徐宴摇了摇头,缓缓走至灶下,驾轻就熟地控火。

    苏毓这时候又往两边的锅里都加了点八角和桂皮,方才放得少,这会儿再添一点。

    锅盖一掀开,香气飘出来。灶下烧火的徐宴被灶台挡住了,但露在外面的长腿还是机械地缩了一下。而才老实坐下的徐乘风就直接多了,他噌地一下又爬起来,巴到灶台边缘问:“好了吗?!是不是能吃了!”

    “还没有,等水烧干。”

    徐乘风急得挠脑袋,徐宴也有些馋。不过他还算矜持,克制着目光不忘锅里看。再控好火候之后,他抬腿从灶下起身,又自觉地问苏毓还有哪些事需要他来做的。

    苏毓刚想让他将那些猪心肺剁碎,她灌制香肠。就听到篱笆门吱呀一声被人从外头推开。一个胖胖的妇人深吸了两口空气中飘的香气,端着一碗油渣走进来。

    是邻居家的强嫂子:“哟,毓丫起来了?妹纸啊,这是婶子家里炸的油渣子。刚出锅,香得很!想着你们家里没个女人家做饭,吃不上热菜。”

    说着,她很是自来熟地往灶台上一瞧,瞧见了那品相绝佳的小排眼睛倏地一亮。装模作样地倚到灶台边,边说着话就边伸手去皆那锅盖:“大老远的就闻见香味,关着门,这是在家里做什么好吃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