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 10、第十章
    次日,苏毓特地早起了一个时辰。为了辰时之约。

    在自虐整整一个时辰后,苏毓看着水盆的里明显好看许多的脸,又高兴了。每日坚持自虐总是会有回报的。在感受到毓丫僵硬的躯体柔软松弛下来,苏毓满意的同时,又加大了自虐的难度。

    她想着等村庄的雪融化,绕着村庄跑,或许会更有成效。

    徐宴是个十分守信的人。不论是对谁,只要他答应,必然会严谨地对待。就想昨日他答应会教导苏毓识字,就当真会对这件事做好准备。

    为教苏毓读书识字,他特地提早半个时辰起身,先将自己每日该学的学过一遍。此时他背在身后的手里握着一本书,虚虚地坠在身后,显然已经温过书了。

    天这么冷,穿得十分单薄,只一件白布衣衫套在身上。徐宴十分高挑,比一般男子至少高出一个头。但他高挑又不显干巴,骨相极佳。就这般静静地立在小院子里,还别说,从头到脚都没有寒门子弟那种放不开的畏缩气,反而像官宦世家精心教养的一般。气度清雅沉静。

    乌发雪肤,身长肩宽,一幅少见的金质玉相。破布麻袋套在他身上,也能穿出金贵来。

    听到门吱呀一声响,他蓦然回首,那双内勾外翘的眼睛浅浅地弯起一道弧度,那一瞬仿佛山涧的雾化开。

    苏毓端着木盆,心里猛地一跳。

    “毓丫,”嗓音也仿佛这满地的雪,凉如风,淡如雾,“你起了?”

    低下头,苏毓木着脸地将擦身子的脏水倒在井边。

    徐宴眼看着她动作,再一次觉出毓丫的变化。不仅仅是精神气,似乎还有哪里不一样了。

    “先去用饭吧。”徐宴有些不自在,偏过头去不看人,但那乌发下的耳朵红红的,“我虽不大熟练,但简单的吃食还是能动手做的。你既身子不适,且好好调养一番。”

    苏毓瞪大了眼,一幅天上下红雨的震惊看他:“那怎么行,读书人不是讲究君子远庖厨?”

    一声落下,徐宴不知是被呛了还是被冻着了,一手掩唇,连咳嗽了好几两下。

    本身就天生的冷白皮,有点风吹草动便上脸。这般一剧烈咳嗽,脸颊立即就染了薄红。徐宴有些尴尬地移开视线,浓密垂直的眼睫在眼睑下方氤氲出青黑的影子。那只很苏很欲的手放下去,如朱墨晕染的唇便又露出来,苏毓的这双不争气的眼睛就又落到了他的唇珠上。

    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苏毓忍不住心里唾弃自己没定力,该死的徐宴臭不要脸!

    跟普通孩子启蒙一样,苏毓的识字课程也是从千字文和三字经开始。

    徐宴无疑是个好的老师,教导的过程中严厉又不失耐心。批评和鼓励分寸把握得恰到好处,非常有效率。

    苏毓在惊叹徐宴的效率的同时,徐宴也在惊叹苏毓的聪慧过人。

    徐宴原本以为毓丫是个不开窍的木头人。不是故意瞧不起,只是长久以来固有印象行成的认知,毓丫在徐宴的心目中,就是一个说不通道理也点不动的蠢笨妇人。然而今日才将他三字经讲一遍,真的只讲了一遍。徐艳发现,无论哪句话,毓丫都能将他说过的话复述出来。

    因为是第一节课,徐宴没想过毓丫能学多少东西。他的预计里,毓丫能记住十个字便已经是极限。结果半个时辰下来,徐宴发现,只要指给毓丫看,毓丫就全部都记得住。

    徐乘风都惊呆了,抓着笔在一旁长大了嘴看着,不敢相信自己蠢笨的母亲学字比他还快!

    “……我,好像原本是识字的。”苏毓想到毓丫的拿手漂亮的刺绣功夫,而这一点徐宴一问三不知,她便觉得这里头有好多可操作的空间。

    徐宴正在书桌后头翻看竹简。听到这话抬起头来。

    “宴哥儿教我的这些字,我脑子里有模糊的印象。”苏毓试探地开口,“只是太久没有碰过书籍,有些字对不上号。但今日宴哥儿你读一遍,我便又重新记起来……”

    徐宴眉心一跳,诧异地看向她:“当真?”

    “嗯,”苏毓小心地观察徐宴的表情,见他没有太大的反应,又加了一把火,“我幼年曾背过一首诗,如今想起来还记得个大概。”

    说着,苏毓就选了一首比较简单的唐诗背给徐宴听,《登幽州台歌》。

    徐宴听完身体绷直,清隽的眉头拧得打结。他的目光犀利地射向苏毓,本就清淡冷漠的眼睛里仿佛光色被什么吸走,幽暗而深沉。

    苏毓被他盯得毛骨悚然,以为自己这一剂猛药下偏了惹得这厮怀疑了。正心惊胆战的时候,徐宴突然又收回了目光。

    事已至此,开弓没有回头箭,苏毓硬着头皮将戏演到底。

    她一手指着桌上的笔,装作绞尽脑汁回忆过往的样子又说:“我知道该怎么拿笔,幼年似乎有什么人手把手教过我写字。”

    徐宴嘴角抿起来,这已经是他不知第几次打量自己的这个妻子。成亲四年,或者该说,苏毓来到徐家的这十几年来,徐宴打量苏毓都没有这段时日里打量她的次数多。仿佛从未认识过这个人一般,徐宴觉得她身上有太多奇怪的东西。

    ——黑黄粗糙的脸,稀疏枯黄的头发,臃肿松垮的腰身……

    除了人的精神气变了,眼神更灵动活泼,眼前之人还是那个沉默寡言做任何事都小心翼翼看人脸色的毓丫。

    徐宴蓦地想起那日到村子里找丢失姑娘的人以及那张女娃娃的画像,心里一咯噔。

    “毓丫,”他嗓音当真是好听,如山间清泉,荡涤人心中的浮躁,“你还记得小时候吗?我是指,在你来徐家之前的记忆。”

    苏毓彼时正悬着一颗心等徐宴的反应,听到这话一愣,下意识地撒谎:“不记得了。我落水以后许多事都忘记了,就连自己叫什么,你和乘风是谁,都是左邻右舍好心告知的。”

    徐宴眉头蹙更紧,似乎在思考。

    苏毓不知他在思考什么,心心念念地想碰笔墨:“我不知这些记忆是不是真。宴哥儿,这笔墨能给我用一下吗?我写个字,你看看我写的可对?”

    徐宴修长的手指在桌沿上点了点,发出哒哒的声响。

    苏毓见他没反对,就当他答应了。

    她很是自觉地抽了纸铺在桌面上,拿起笔先是顿了一下,然后装作阻滞地落下去。撒谎撒全套,苏毓很有心计地没用腕力,故意将字写得歪歪扭扭。不过即便是歪歪扭扭,长期写字的习惯字体是改不掉的。苏毓只写了一段话,将方才徐宴讲解的三字经前半段全默出来。

    徐宴看她写得一次不差,笔画和形体一个字没错,心里隐约有了点猜测。

    不由想到毓丫十岁初来徐家时,也生得漂亮可人。十六七岁的时候,村子里多了去健壮的小伙子对毓丫大献殷勤。可不知何时起,毓丫就换了个人。消瘦挺直的腰背佝偻下去,白皙水嫩的皮子黑黄粗糙。纤细的腰肢也一层一层坠下来,渐渐的,渐渐地变成了如今的这副模样。

    徐宴耳边响起方才他在灶房外头听到的那些话,确实是养他太烧钱。忆及此,徐宴不禁有些无言以对。

    “写得很不错了。”

    徐宴垂下眼帘,避开与苏毓对视,“笔画一笔不少。”

    苏毓当即扬起了笑脸,指着这些笔墨又道:“那宴哥儿这支笔和这些墨能给我吗?我想多练练,兴许就想起以往学过的字!”

    “这些本就是你替我买的,想用自然可以用。”

    徐宴爱惜笔墨,却不会吝啬给苏毓。

    苏毓嘴角的笑意才真诚起来。既然徐宴都答应了,她便不与他客气。当下端起笔墨起身:“我不在书房打搅你读书习字,我抱着这些去卧房自己练。”

    苏毓人一走,徐宴的眼睫便垂下来。

    书房里静悄悄的,徐乘风自从苏毓进来到走,一句话没吵。抓着笔在一边写大字,边写边偷看父亲。徐宴此时的脸色沉静得有些摄人。徐乘风吓得都不敢喘气儿了。

    他尝试地动了动,见父亲的眼睛没看过来,于是又动了动。

    几次三番的扭动,上首的父亲都没有出言管教,徐乘风眼珠儿一转。搁下笔,爬下椅子,迈着小短腿蹬蹬地跑了。

    徐宴在深思许久之后,去铺了一张纸,并研起了磨。

    与徐宴同学过的人都会夸他一句过目不忘,夸他头脑聪慧。但他们其实都不清楚,徐宴的出众到底有多出众,也不明白所谓的过目不忘到底是个怎么一回事。事实上,徐宴的记性好,已经到了常人不敢置信的地步。那日的画像,他看过一遍便能复制出来。

    徐宴提了笔,不出半个时辰便将那日画像上的小姑娘,分毫不差地勾勒出来。

    盯着画像上小姑娘的眼睛,徐宴回想苏毓的眼睛,总觉得有那么一点相似。但不知是原本画像的作画之人画错,还是其实他想错,这相像又不相像的分寸拿捏的不是很准确。

    想了想,徐宴搁下笔,去到村子里十三四年前买过童养媳或者义妹的人家,打听一下。

    徐宴跑了三家,最后村尾的一家得了准信:“听说丢的姑娘找到了!”

    “找到了?”

    徐宴一愣,“何时的事儿?”

    “就昨儿下午!”村尾住的是王元宝家,元宝媳妇儿也是外来的,比毓丫还大一岁。但因家里疼,人看着还娇娇俏俏的,比毓丫嫩生许多。

    此时眼神不住地往徐宴的脸和身子上瞄,那脸颊脖子羞得通红,“丢的那姑娘就是邻村王家的媳妇芳娘呢。听说昨日才认了亲,那一行人怕耽搁,家里长辈等不及。傍晚的时候来了好几辆大马车,将芳娘一家子接走了。高头大马,绕着村子走,不晓得多气派哩!”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 安卓苹果均可。

    “他肯定找对了人?”徐宴总觉得这里头有点古怪。

    “可不是?”元宝媳妇儿眼睛盯着徐宴那突出的喉结脸烫得很,听说喉结大的,那处也大,也不知是不是真的……

    再看徐宴都身形,高大又俊逸,元宝媳妇眼睛跟烫着似的颤了一下:“画像打开,那眼睛鼻子就一个样儿!芳娘也是,小时候瞧着怯生生,长大了倒是找回小时候的爽利。如今那股活灵活现的爽利劲儿,跟画像里走出来似的!”

    话说到这,徐宴也不问了。谢过元宝媳妇儿,转身便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