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 6、第六章
    徐乘风自能说话起,便是徐宴亲自带在身边教导。这几年,徐宴听到的别人说徐乘风都是夸赞声。

    他虽常常自谦,却也一直以自己教出一个聪颖知礼的儿子自傲。这还是头一回听到旁人如此辛辣的指责徐乘风,而这个人还是儿子的亲生母亲。提及此,徐宴不由脸上火辣辣的。有些难堪。

    他脸沉下来,拉着徐乘风便去了书房。

    不一会儿书房那边传来小孩儿认错的声音。苏毓就没管,端着药一饮而尽。这药一下肚,虽然苦,但一股热气就涌上来。苏毓含了块糖在嘴里,转头给自己做晚饭。

    灶台的火还是着的,她将藏起来的几个野鸡蛋拿出来。煮了饭,又抓了把小葱,炒一盘小葱蛋。

    菜端上桌的时候,徐乘风正站在门边儿哭呢。他一双红彤彤的大眼睛瞪着苏毓。不知徐宴是怎么教的,这会儿到是没再大呼小叫地对苏毓不敬了。

    他站在门边儿,徐宴不知在做什么,人还在书房没出来。他在门边站了会儿,又进来。小孩儿年纪小忘性大。没一会儿就不哭了,绕到桌边看着苏毓。人还没桌腿高,眼睛却很利,一眼看到桌上摆着好吃的。于是也不说话,鼓着腮帮子委屈巴巴地盯着。

    徐乘风:“我肚子饿了!”

    苏毓不搭腔,当没看见,慢条斯理地吃自己的饭。

    徐乘风眼巴巴地等了一会儿,见苏毓不搭理他,他脑袋一扭,蹬蹬地跑出去。

    苏毓看了一眼,没听到开院门的声音,就没管。

    老实说,虽然刚才跟徐宴说的话有夸张的成分在,但苏毓心里清楚,毓丫的这具身体亏损得确实很严重。长期的营养不良,造成头发稀少干枯,眼白浑浊,肤色黑黄。沉重的劳作和含胸缩背的习惯又造成了严重的颈椎问题和骨架错位。

    听着好像都是小毛病,但积沙成塔,久了会牵一发而动全身。

    不过苏毓没打算一口吃成个胖子,解决所有的问题。她现如今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补充营养。然后再不伤及骨头的情况下,其次才纠正体态。

    收拾了碗筷,苏毓又去烧了一大锅水。

    别的她都不着急,但晚上一定得洗澡。在大冷天的,没暖气没电热毯的古代农村,洗个热腾腾的热水澡更有助于睡眠。

    灶下火没全盖灭,留了点火星子。只要稍微弄一弄就能着。苏毓心道,稍微烧一下就有水,便不管了。所以,她洗完澡地就躺倒了。

    徐宴从书房里出来,已经不见苏毓的人。问了徐乘风才知苏毓进屋去了。

    夜越来越深,门外的寒风呼啸。冷气从门里窜进来,直往人衣裳里钻。徐宴拎着煤油灯进屋,顺手合上了门。这大三间的主卧是没有房门的,只用厚厚的破衣裳料子缝制了一个帘子遮下来。徐宴掀帘子进屋,屋里黑洞洞的。他将煤油灯搁置在桌上,扭头就看到靠墙的炕上隆起一个背影。

    抬腿走过去,苏毓已经睡熟了。

    徐宴:“……”自小到大,他还没受过这等待遇。

    以往毓丫都是先伺候了他们父子俩,再里里外外收拾一遍。洗漱后还得回屋缝缝补补一番,等他差不多睡下了才去歇下。偶尔天凉,还要送一碗蛋羹给他补身子。徐宴还是头一回在家被冷落,别说蛋羹,就连洗漱用的热水都没有。

    静静地看着炕上的人,那人一动不动,睡得很是香甜。

    他有些不习惯,但也没说什么,罩着灯又出去了。

    徐乘风早已困得睁不开眼了。他还是个孩子,年纪小,觉多。若是平日毓丫敢这样,他定然要发脾气吵闹的。不过今日才被父亲狠狠教训过,他此时不敢吵闹。

    揉着眼睛,他跟屁虫似的巴巴地问徐宴:“娘呢?她不去给我们烧热水吗?”

    徐宴看了他一眼,自己提了个水桶去井边,提水来烧。

    十来年没做过活儿,徐宴的那双手每日只需做做文章写写字,仔细算来,还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金贵公子。不曾亲自做过也没在意过日常琐事,也是运气不好。他这会儿捣鼓炉子,几下一搞,彻底盖灭了火星子。

    徐宴:“……”他今日才发觉,生火也不是件易事。傍晚那会儿生了火还煮了稀饭,纯粹是碰了运气。

    重新来,那就得好一番折腾。不知是不是故意跟他作对,折腾好办半天,就是弄不着。

    窗外的风越来越凉,窜进灶下挡不住寒气。等徐宴生着了火,烧好水,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的事儿。

    这时候,徐乘风已经困得睡着了。徐宴看着撅着屁股趴在凳子上的儿子,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么清楚毓丫的利索和能干。毓丫每日出门做活,居然还能回到家洗衣做饭一样不落,真的是能干。

    心里有些复杂,他将徐乘风送去侧屋炕上安置,转头回到主卧门前又犯了难。

    老实说,自从徐乘风出世以后,他便再没碰过毓丫。甚至一年也进不了主卧几次。但毓丫落水伤了脑子这么大的事儿,他作为相公不闻不问确实有些过。他携一身水汽进了屋子。站在炕前犹豫着要不要躺下,然后就看到一只脚不客气地踢出来。

    乡下的炕本就不宽敞,躺两个大人刚刚好。但前提是睡姿规矩,不踢不打。徐宴看着炕上的人,苏毓以非常不客气的姿势‘大’字型展开,丝毫没给他留下脚的地方。

    徐宴:“……”罢了,毓丫如今也不认得他,还是回自己屋去睡吧。

    ……

    躺会床上时徐宴心中还有些纳罕,怎地落个水就性情大变了呢?

    忆起往日毓丫沉默寡言,说个两句话都磕磕巴巴的样子。徐宴叹了口气,变了性子也好,有精气神了,人也鲜活了许多。子不语怪力乱神,徐宴虽觉出苏毓脾性变了,却没觉得毓丫被人换了芯子。

    他叹了口气,如今这模样不像烧坏脑子,更像将脑子里的水烧干净了。

    一夜无话,各自睡下。

    次日一天还没亮,徐宴如常地早早起来读书。

    说来,徐宴年纪轻轻便才名远播并非没有理由。徐宴自幼聪颖异常,天生过目不忘。自开蒙起便展露出与旁人不同的自律和专注。这些年在学业从未有过懈怠,日日早起读书,无论酷暑寒冬。

    温习了半个时辰,到了饭点儿往桌上一看。平日里放吃食的桌上空无一物。徐宴有些恍然,这才从温书中回过神来。忆起毓丫昨儿那陌生的样子,徐宴不知为何笑了下。常年被人伺候惯了,这冷不丁得没人伺候了,他还真有些不适应。

    合上书,徐宴搓了搓冻僵的手,起身出去。

    门一推开,白茫茫一片。昨夜不知何时又下过雪,院子里又积了一层雪。越近年关,天儿便越发的冷。今日寒风又起,刮在脸上凉的刺骨。屋檐上的冰棱挂下来,天儿又冷了。徐宴下意识往灶房看,通常这个时辰毓丫都去河边洗衣裳回来了。

    不过今日显然没有苏毓的人影儿。雪地上一个脚印都没有。不必多想,这人怕是还没起呢。

    徐宴人立在屋檐下,一身青衣,清瘦修长的身影与皑皑白雪交相辉映,远看着仿佛一尊活了的玉像。寒风拂动他鬓角的墨发,映衬得他一双眼睛亮如星辰。左邻右舍出来扫雪的姑娘妇人瞧见,不免都看得痴了。徐宴见惯不怪,远远地冲她们点个头,踩着积雪往侧屋去。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p,换源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徐乘风也是这时候揉着眼睛开了侧屋的门儿,他迷迷瞪瞪地迈着小短腿跨门槛出来。昨夜被父亲狠狠打了手板,睡前哭一顿,睡醒眼睛都是肿的。

    这会儿瞧见父亲,又忙喊了声爹,哒哒地跑过来。

    徐宴半俯下身替他整了整衣裳,牵着人去了灶下。昨儿伤了才子的自尊心,他一大早又来生火。父亲烧火,徐乘风就递柴。

    烧了满满一锅水,父子俩洗漱过后就回到书房,一边教学一边等苏毓醒。

    苏毓一觉睡醒,已是日晒三竿。她还不知昨夜又下雪,只觉得大早上这一会儿实在太冷了。手刚伸出被窝就冷的一哆嗦。在被窝里赖了会儿,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当真昨夜的补药有效,此时她觉得整个身体轻松了许多。她心里一高兴,一个鲤鱼打挺爬起来去照镜子。

    昨夜睡前涂了厚厚一层药膏,此时面上皴裂的冻疮结了痂,已经不流黄水了。

    虽然不流黄水,但看着还是磕碜。苏毓趴在镜子跟前仔细看过,估摸着不受冻上药的话,应当能在十天内恢复。而且毓丫的这张脸,除了冻疮以外,还有点地包天的去世。常年用嘴呼吸,含胸缩背造成的。索性不算太严重,还能修复。

    心里有了底儿,苏毓干脆不赖床了,穿了薄衫便开始在床上练瑜伽纠正体态。

    苏毓是练过瑜伽和体操的。常年伏案的人,都有圆肩和颈椎问题。苏毓曾为了纠正体态,在这方面狠下过功夫。她不仅会瑜伽,健身塑性也很有一套。

    就在苏毓在床上将自己拧成麻花,徐宴许久不见她出来,掀了帘子进来瞧瞧。

    然而刚踏进门就对上苏毓冷汗涔涔龇牙咧嘴的一张脸。

    徐宴:“……这是在作甚?”

    苏毓痛哭流涕,艰难地突出两字:“正、骨。”

    徐宴:“……”

    这年头还没有正骨这一概念。但徐宴博闻强识,从字面上清楚地理解了意思。原来精气神儿是这样来的,徐宴嘴角一抽。想想,丢下一句‘悠着点’,转身走了。

    不管怎么样,万事开头难。

    苏毓的第一次做矫正尝试十分痛苦,但在半个时辰的自虐下,苏毓明显有感觉到身上松弛了些。僵硬的脖颈和肩膀,她感觉身体状况得到了改善。心情好了,这会儿看父子俩也顺眼了许多。于是早饭她便也没吝啬,将剩下的三个野鸡蛋都煮了,一人一只。

    此时拿着一个白煮蛋的徐宴心情是复杂的。

    徐乘风分到的蛋最小,娇气地翘着嘴要吵。被父亲冷冷看了一眼,乖巧地闭嘴了。

    昨日才买的米面,早上便吃的白米粥。苏毓正琢磨着一会儿将药材捣碎了洗头,就听到一旁徐宴开口。徐宴的嗓音当真是一大杀器,定力弱点的人都能被他迷得五迷三道。不过灭绝师太苏博士很淡定,配菜喝着粥吃着蛋,听得那叫一个三心二意。

    这次回来便不用回镇上。临近年关,学院昨日便已经结课了。再开学,是来年三月份初一。另外,徐宴抬起头:“束脩的事你不必忙了。明年我便不去镇上书院。”

    苏毓一愣:“嗯?”

    “学院的书我早已看过了,先生们也没有可教的。”徐宴说得随意,“院长给了我一封推荐信,来年若无其他事,四月份去荆州城的南阳书院入学。”

    苏毓眨了眨眼睛,徐宴这情况,是不是相当于提前被保送去了省会重点高中?

    这般苏毓才想起来徐宴是秀才来着。十七岁的秀才,在古代算是凤毛麟角吧……不过:“南阳书院不用教束脩?”

    “你不必担心,”徐宴瞥了一眼苏毓红肿的手,垂下眼帘,“我自有主张。”

    既然如此,苏毓就不操心了。

    吃晚饭,她放下碗就又开始叹气:“昨日去医馆,大夫说我这身子骨啊,这些年实在伤得太厉害。本来女儿家便不能轻易冻着,夏日不说,冬日里凉水冰水之类的都是千万碰不得的。咱家贫困,与别人不能比。我这常年冷水里淌过来淌过去的,冻得手伤了实属没法子想。可如今,再不注意点儿,怕是伤及根本。女人伤及根本往后是要生不出子嗣来的,这也便罢了,寿数也得短上几年……”

    徐宴筷子一顿,看着她。

    苏毓的脸上冻疮好了许多。不流黄水,红肿也消了些。此时皱着眉头,瞧着到有几分可怜兮兮。

    只见她一脸的忧心:“我这手碰不得冷水的,碗筷怎么办,外头那盆衣裳又怎么办哦……”

    徐宴嘴角又一抽:“……都放着,我来。”

    苏毓抬眸看了他一眼,想下了,然后十分为难地点了头:“那,就麻烦宴哥儿了。”

    徐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