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都市小说 > 龙王婿萧战姜雨柔 > 第2264章 去世俗
    符坚见状,抬手一道阴煞打出,毕竟他身为地府总兵官,实力非同一般,单是这一挥手,便有毁天灭地之势。

    但是面对符坚的打出的阴煞,对方竟来势不减,直接无视了符坚!

    “谁这么大的胆子!”

    夜叉大将手握托天叉,挺身迎了上去。

    对方直接避开了夜叉大将,继续朝着萧战的方向冲来。

    萧战不禁也扭头看向了来者。

    那辆马上直接踏入了冥君大殿前的广场上空,萧战打量着为首的一名黑袍男子,而黑袍男子也一脸蔑视的盯着萧战。

    “什么人!胆敢擅闯冥君大殿,惊扰了大帝,尔等担待得起吗!”

    黑脸判官一步踏出,冷声质问道。

    那名黑袍男子闻言,冷笑了一声道:“什么?大帝?哪里来得大帝?我怎么不知道大帝复生了呢?”

    “还是有人想假借大帝之名,谋夺地府的大权呐?”

    黑袍男子对黑面判官丝毫没有惧意,反而用嘲讽的语气,质问起在场的众人来。

    而此刻,符坚急忙上前一步,低声在黑面判官的耳边小声道:“他后面的马车大有来头,轻易得罪不起!”

    嗯?

    黑面判官闻言,这才注意到那黑袍男子身后的马车。

    “那是……那是马王爷的车驾?!”黑面判官一眼就认出了那辆马车,正是地府有名的巨挚马王爷的坐驾!

    “阁下难道想阻挡大帝临殿吗?地府有地府的规矩,如果阁下欲与我地府开战,还请明言!”

    符坚也上前一步,略带威胁的语气说道。

    “开战?你们也配吗!”黑袍男子一脸倨傲的反讽道。

    想当年,马王爷单人独骑,大闹地府的时候,简直如入无人之境,如果时过境迁,马王爷今日在地府已经算是独一无二的存在了。

    虽说并未在地府执掌一方,但是,无论阴司也好,还是十殿阎君,都要给他几分薄面。

    他在地府的地位,就如同陈家在域外一样,虽然不显山露水,但绝不可小觑!

    “既然是大帝临殿,那我等还是给大帝行个方便吧!”

    正在双方箭拔弩张之际,马车里突然传出了一个苍老而又浑厚的声音说道。

    黑袍男子听到马车里那个苍老的声音,这才冷笑着退回了马车旁边。

    只是夜叉大将等人的脸色已经极为难看了。

    毕竟在场的,除去他们之外,还有十殿阎君,对方这么做,不只是在给他们难堪,更是给了萧战一个下马威。

    “哼,我倒要看看,车里坐的究竟是……”

    没等夜叉大将把话说完,黑面判官便上前一步,在他耳边小声低语了几句。

    当他听说车里坐着的竟然是马王爷的时候,加夜叉大将都吃了一惊,急忙闭住了嘴巴。

    当年马王爷闯入地府的时候,幽冥大帝还在执掌地府,可即使如此,马王爷还是来去自如。

    如今萧战虽然也被公认为是地府的幽冥大帝,但是,眼下的萧战,还是无法与当年极盛时期的幽冥大帝相提并论的。

    而十殿阎君也好,阴司五部也罢,无论是威望还是地位,也或是武力,都无法与马王爷相比。

    而且真正的马王爷,还是龙国上古时期,神话时代的人物,可以说资格比黄帝还要老,就是十殿阎君,严格来说,也都是他的后辈罢了。

    而且不只是地府与之有着很秘切的联系,连世俗和域外,也有很多马王爷的弟子后辈。

    他的影响力,在三大域之中,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而在幽冥大帝殒落之后,马王爷也是唯一一个有资格取代幽冥大帝的人物,并且地府内部,对他的呼声也非常之高。

    如今却被萧战抢得了头筹,因此,才特地现身在冥君大殿,一方面是给萧战一个下马威,另一方面,也是在向整个地府宣示他的存在!

    “萧先生,请吧!”

    符坚冲萧战做了一个请的手示,而后率先向冥君大殿的方向走去。

    夜叉大将和黑面判官等人也识趣的跟在符坚身后,萧战颇有兴致的看了一眼马王爷的马车之后,也跟上了众人的脚步,一起向冥君大殿走去。

    来到大殿门口,符坚和黑面判官等人都齐齐的停住了脚步,秦广王上前一步冲萧战道:“大帝,我等没资格进入冥君大殿,因此,只能在外等候!”

    “请您移步冥君大殿,殿中自然有人在里面恭候!”

    萧战也并未多说什么,迈步直接进入了冥君大殿。

    说是大殿,其实不如说是另一方世界一般。

    从踏进冥君大殿正门的那一刻起,萧战眼前的景象突然为之一变。

    里面山水楼阁,应有尽有,在不远处的湖心小亭之中,一位身穿白袍的长发男子,正背对着萧战抚琴。

    “在下阎罗,恭迎大帝驾临!”长发男子话音落下,缓缓转过身来。

    当阎罗王转过身的那一刹那,萧战不禁有些愕然!

    此刻的阎罗王脸上,出现了两道极为明显的黑色丝线,就是与冥河出现的那种黑色丝线一模一样!

    而阎罗王的那张脸,此刻也是被黑气包裹,根本看不清真实的面容了!

    “你是阎王?!”

    对面的阎罗深吸了一口气道:“不错!曾经所有人都称在下为阎王,也是这地府之主!但如今,我已经有数千年没有离开过这里了!”

    数千年?

    萧战马上联想到,阴司掌管整个地府也正好数千载,难道说这里面,与阎王身上的黑色丝线有关?!

    “也就是说,数千年前你沾染到了这黑色的丝线,因此十殿阎君才将地府供手让于阴司的?”萧战皱眉问道。

    “确实如此,不过,真正让我沾染这种丝线的地方,却不在地府,也不在冥河!而是在世俗!”

    说到这里,阎罗的语气明显有些激动了。

    “在世俗?”这个答案,让萧战也颇感意外。

    世俗竟然也被这种黑色的丝线侵袭过?!

    “不错,甚至可以说,连帝俊的死,都与这种神秘的黑色丝线有关,当年我无意中,在世俗的一个山洞里,被这种黑色丝线所伤!”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伤愈之后,体内竟然残留了两道黑色的丝线,再也无法去除了,而我的神志,也因为这黑色的丝线,越发的不清醒了!”

    “时尔眼前会出现种种幻象!因此,才会一直隐居在此!”

    萧战微微点了下头道:“其实我这次到地府来,就是要向地府借兵抵挡诸天神界的!”

    对诸天神界那边的所作所为,萧战也并非一无所知!

    眼下的局面对于萧战来说极为不利,因为整个域外的各大势力,几乎都倒向了诸天神界一边。

    即使萧战此刻返回域外,诸天神界也会先利用域外的各方势力,先与萧战对拼消耗,直到域外各方势力都被消耗殆尽,诸天神界才会大举反杀!

    到那个时候,凭萧战一己之力,自然无法保全域外,一旦域外被彻底攻破,那么距离世俗陷落也就不远了。

    “大帝说笑了,如今整个地府都听大帝的号令,只要大帝一声令下,百万阴兵,时刻可以为大帝赴汤蹈火!”

    阎罗沉声说道。

    萧战微微点头,突然转向阎罗道:“你身为执掌地府的阎王,为何要去世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