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香蕾被他搞得有些不自在,挣扎了下说道:“陈总,我们……”

    陈放打断她:“现在了,你还在叫我陈总吗?”

    卫香蕾问:“那我该叫你什么?亲爱的?”

    陈放吐着气道:“你喜欢的话,都可以,只要别叫陈总那么生分就行了。”

    “好吧。”卫香蕾被他搞得有点起鸡皮疙瘩,有些紧张地说:“你能不能先松开我?”

    “不能,不过,你也别紧张嘛。”陈放嘿嘿一笑,在她耳畔说:“你看啊,咱们俩现在是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这是什么?

    这是同气相求,一拍即合啊。

    既然如此,那咱俩现在开个房好好深入地交流下感情,岂不是正好吗?你说呢?”

    卫香蕾:“???”

    这个混蛋,带我来这里,居然打的是这个主意!

    卫香蕾气坏了,浑身发力,因为陈放也没怎么对她使劲儿,所以她一下子就从他怀里挣脱出来。

    “香蕾,你这是……”陈放一脸诧异之色,看起来好像很不解卫香蕾的行为。

    “喂,你别太得寸进尺了!”卫香蕾黑着脸,瞪着陈放,愤怒道:“你,你都没经过我的同意,就带我来开房了,一点都不考虑我的感受,不觉得自己这样很过分吗?”

    这是忍不住了?不装了?

    陈放笑了笑,说道:“这话说的,我怎么没考虑你的感受了?我要是真不考虑你的感受,刚才就不会和你吃饭了,而是会直接就带你到这里。

    我还以为你理解了我的良苦用心呢,结果没想到,你居然觉得我很过分?

    唉,香蕾,我现在很难受,我本以为咱俩情投意合的,来开个房,你就算很害羞,也不至于这么大的反应,可你却……”

    卫香蕾见他这样,心里莫名的有些捉急,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种情况了。

    别看她平时骄傲得像个公主,但问题是,她又不是渣女,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啊?

    目光闪烁,经过好一阵思索后,才说道:“我的意思是……我们现在这样,进展有点太快了。”

    陈放摇了摇头说:“快吗?不不不,一点都不快,你要是真心喜欢我,其实,就不会生出这种念头了。”

    卫香蕾咬了咬嘴唇,委屈巴巴地道:“……我现在还没有准备好,你总得给我点时间嘛。”

    听到这话,陈放直摇头,有些失望地对卫香蕾挥了挥手:“我懂了,算了算了,你走吧。”

    卫香蕾愣了愣,她还以为陈放会继续和自己理论呢,但没想到他会直接让自己走,这就让她有点摸不着北,脑袋瓜越来越糊涂了。

    如果陈放继续得寸进尺,她会毫不犹豫地跟他翻脸。

    可是,他没那么做,这便使得卫香蕾没那么生气了。

    想了想,还是决定哄哄他。

    于是,她主动上前,伸手抱住陈放的胳膊摇晃着,撒着娇道:“哎呀,你懂什么了,我只是说让你给我点时间而已,又没说其他的。”

    陈放见她这样,眼中微不可察地闪过一抹狡黠之色。

    这个卫香蕾,以为刚刚我说让她走,就已经结束了吗?

    不,套路才刚刚开始呢。

    陈放挣开她的手,与她分开了些距离,板着脸说道:“好了卫小姐,你别装了。”

    卫香蕾闻言,心里一个咯噔,但表面上却依旧淡定道:“我装什么了?”

    陈放道:“你根本就不喜欢我,对吗?”

    卫香蕾说:“你想什么呢,我喜欢你啊,我之前不是已经发过誓了吗?你还不相信我?”

    陈放冷笑着说:“是啊,你不是喜欢我吗,既然喜欢我,那就把自己给我啊。”

    卫香蕾闻言有些气结:“你……喜欢你就一定要把我自己给你吗?”

    “难道不是吗?连窗都不愿意跟我上,你还好意思说喜欢我?”陈放哼道,说完,注视着卫香蕾的反应。

    “……”卫香蕾一阵语塞。

    此刻,她心里都骂死陈放了,心说这个无耻之徒,我才刚跟他表白没两个小时,他居然就想跟我上窗?

    果然啊果然,这就是个臭男人,只知道馋我身子!

    不过,仔细想了下,卫香蕾发现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

    因为,她不怕陈放馋她,反而怕陈放对她爱答不理,毫无兴趣,那样,她就对他无从下手了。

    一番斟酌后,卫香蕾吸了口气,狡辩道:“那个,我不是不喜欢你,而是,我们现在这样真的有点太快了,而且,而且我今天大姨妈来了呢。”

    陈放冷着脸道:“卫小姐,你当我是傻的么?大姨妈来了?你刚才明明可以吃冷饮,而且吃了不止一杯,你确定你大姨妈真的来了吗?”

    卫香蕾:“……”

    陈放又道:“而且,说句实在话,你拿我们进展太快来敷衍我,真的太让我失望了,因为,在真正的感情中,从来就没有快慢可言,只有深浅。”

    卫香蕾红着脸,蠕动了下嘴唇,却组织不起什么反驳的话来。

    陈放继续说:“所以,你压根儿就不喜欢我,你刚才一直是在骗我,对吧?”

    面对陈放那审视的目光,卫香蕾现在心里有点纠结了。

    到底是承认呢,还是不承认呢?

    如果承认的话,那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

    刚才被陈放拍了豚,牵了手,搂了腰,以及其他方面的揩油,都没意义了。

    但如果不承认,那就还有希望。

    只要取得了他的信任,俘获了他,那最后,一切的付出就都有了意义。

    一番计较之后,卫香蕾觉得还是不应该轻易放弃,便咬了咬洁白的牙齿,硬气地说道:“你胡说,我没有骗你,我就是喜欢你!”

    听她这么说,陈放眨了眨眼,然后皱眉道:“是吗?既然你喜欢我,那为什么不愿意跟我上窗呢?

    别说什么还没准备好,没准备好就是个借口,真正喜欢一个人,是愿意为对方付出一切的!

    你倘若真心喜欢我,就不会找那种借口,不是吗?”

    卫香蕾脸色涨红,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该死该死,这个姓陈的怎么这么难搞定呀,他到底要怎样才肯相信我,难不成,我真要跟他上了窗,他才会相信我真喜欢他吗?那样的话,代价是不是有点太大了?”

    想到这里,卫香蕾的心情烦透了。

    陈放在一旁不怀好意地激将道:“好了卫小姐,你真的别装了,不喜欢我就不喜欢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算做不了恋人,咱们也可以成为好朋友,不是吗?

    而且,说实在的,我现在也冷静下来了,我记得,你和云娆好像不大对付吧?

    我和云娆关系很好,如果她要是知道咱俩搅和上了,还不知道怎么跟我闹腾呢。

    所以,你走吧,就当今天咱俩没有见过……你不走,那我走好了。”

    说罢,陈放便迈步与卫香蕾擦肩而过,准备离开这间房了。

    卫香蕾一听他的话,心思又是活跃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