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都市小说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201章:无意识的狂人再次出现
    “几位坐。”

    幽州府内,李承辞等人坐在了花庭之中。

    众人面前已经摆好了饭菜。

    “老道谢过殿下赐座。”

    “谢过殿下。”

    几名老道士对着李承辞拱手抱拳行了礼。

    随后几人非常有秩序的坐了下来。

    李承辞看到几人的动作也是非常感兴趣。

    这几名老道士竟然连座位的方向都要分清楚。

    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李承辞坐的位置正是最尊贵的东方。

    而几名老道士中年龄最大的那位老者则是坐在对应的西方。

    剩下的人分别坐在南北两个方向。

    坐下后老道们并没有动筷,而是目光温和的看着李承辞。

    李承辞瞬间明白了这些人的意识,他这个主人还没有动筷,他们这群客人自然不会先行动筷。

    “各位,请。”

    李承辞笑了笑,缓缓拿起桌子上的碗筷开始吃了起来。

    见到李承辞已经动了碗筷,老道们才拿起碗筷开始吃饭。

    李承辞本想说话,但是发现这些老道们没有开口的意思。

    心中便猜测这些人应该是遵守着食不言寝不语的原则。

    很快众人便用完了膳,将自己手中的碗筷放好后老道们在开口谢过李承辞。

    “我等谢过五殿下。”

    “是本殿要感谢各位长老。”

    李承辞淡淡一笑,随后便带着几人向着前堂大步走去。

    “几位长老道观何在?”李承辞缓缓开口。

    “道观以倒,无观无道,天地之间皆是我等容身之处。”

    李承辞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那不如……”

    “唉,五殿下,我等赤脚走遍天下,暂无那个意思,还请五殿下恕罪。”

    李承辞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老道士们猜出了他要说的话。

    他也是无奈的耸了耸肩,既然这群老道士没有那个想法,李承辞也不会强留他们。

    “好吧,真是可惜啊。”李承辞淡淡说道。

    老道士等人缓缓点头,平心气和地说道:“好了五殿下,若是有缘我等自然会再次相见,今日谢过五殿下的招待了,我等就先行告辞。”

    与李承辞告了别,一群老道士便离开了幽州府。

    这个时候,范若若林婉儿几人也从墓穴赶了回来。

    “承辞哥哥。”

    看到李承辞站在幽州府的门口林婉儿以为他是在等自己等人。

    听到了林婉儿的声音,正准备走开的李承辞也停了下来。

    “你们几个回来了?”

    李承辞笑了笑,天气这么热,他还以为林婉儿范若若还要在外面呆着呢。

    “太子毕竟也算是我的皇兄,我去祭奠祭奠他不是应该的嘛。”

    林婉儿甜甜一笑,随后拉着范若若的手跑到了李承辞身旁。

    “好啦,我们回去吧。”

    说完李承辞率先向幽州府那走了进去。

    …………

    几人坐在花庭中。

    李承辞握着手中的酒杯,目光严肃地说道:“不知道为何,我这两天总感觉有些慌慌的。”

    他觉得这种景象应该是不详的征兆,很有可能这两天会发生什么大事。

    这让李承辞觉得很奇怪。

    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以前自己虽然也有过慌张的时候。

    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整个内心都感觉不适。

    范若若与林婉儿十分担心的看着李承辞:“要不要去找郎中啊?”

    李承辞摇了摇头。

    现在整个庆国的郎中,谁有他的医术好?

    他自己都查不出来,自己身上有病,跟别提那些郎中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反正躲也躲不掉,我再要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事。”

    李承辞目光一严肃,也懒得再管那么多了。

    现在他认为最重要的是,就是趁早解决这个幽州知府。

    他已经派人去调查夏生了,只是暂时还没有得到证据。

    不过白袍军的将士们已经有了线索,相信用不了几天就能查到夏生背后到底干了什么。

    “对了,雪儿姐姐麻烦你等一下通知我的手下,告诉他,本殿下令通知幽州百姓这几天尽量不要出幽州城。”

    “嗯。”

    雪儿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若若,婉儿这两天你们的最好呆在房间不要出门,我呢也打算闭关两天,你们要好好保护自己,这里毕竟不是京都。”

    李承辞非常严肃的看着范若若与林婉儿。

    她们两人是自己的逆鳞,李承辞不准任何人碰她们。

    范若若与林婉儿十分认真的点了点头。

    她们两人虽然对幽州好奇,但是比起好奇她们更加听话。

    李承辞这是为了保护自己,自己可不能拖累他。

    李承辞看了看几人后,便一个人先回到了房间开始了闭关。

    …………

    两天后。

    李承辞推开了房门。

    感受着清新的空气,李承辞心中非常舒适。

    但他刚刚走出门,就发现李忠义正着急的走来走去的在门前不远处徘徊。

    李承辞缓缓走上前,拍了拍李忠义的肩膀。

    李忠义也是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直接直接一拳转身打了回去。

    “卧槽……你小子想造反呀。”

    幸亏李承辞反应快,一个闪身直接躲掉了李忠义的一拳。

    否则这一拳可是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他的胸口上。

    “啊,殿下,你出关了。”

    看到自己身后的人竟然是李承辞,李忠义也是忍不住老脸一红。

    同时额头也是冒出了冷汗,一想到李承辞腹黑的报复手段,他感觉自己人生都灰暗了。

    “你这家伙差点就打到了我,嘿嘿嘿,看来我又有理由整你了。”

    李承辞脸上露出了一抹邪笑,生活要有乐趣,李承辞除了和林婉儿范若若几人调调情。

    有时候也会想办法整一整李忠义或者是其他的心腹。

    “殿下,你想怎么整属下都可以,不过现在属下有要紧的事,你还是听了再说吧!”

    李忠义神色突然严肃,这让李承辞心中也是忍不住一惊。

    能让这家伙感到严肃的事情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也同样不会是什么小事情。

    “发生了什么?”

    李承辞心中有些担心林婉儿和范若若,猜测是不是她们两个出事了?

    李忠义看着有些慌张的李承辞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殿下你放心吧,不是若若小姐和郡主。”

    听到这话李承辞心中才放下了一颗大石头。

    不过很快又是着急的问道:“不会是雪儿姐姐出事了吧?”

    李忠义摇了摇头,目光十分严肃地回答道:“并不是。”

    “那你倒是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呀?”

    “殿下,这也不能怪我呀,你一直在问若若小姐和郡主的安全,还有雪管家,属下根本没有机会说……”

    李承辞也是一头的黑线。

    “殿下……我们白袍军的将士有人受伤了。”

    李承辞听到这话也是一愣。

    白袍军的将士受伤了?

    这怎么可能?

    如今白袍军将士个个都是七品之上的高手。

    在这幽州城难道还有八品或者九品的高手?

    “他们是怎么受伤的?”李承辞语气着急的问道。

    “狂人,狂人又出现了。”

    “什么……”

    李承辞这次是真的有些傻眼了,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这幽都城竟然也有狂人。

    “当初袭击您的狂人突然出现在幽州城外,而且还是一群……”

    “接着说。”

    “看他们身上的穿着应该是南诏的百姓,不过他们的实力个个都在七品之上,起初我们以为他们只是普通的百姓,我便派了几名白袍军将士去询问他们怎么了。”

    “谁知道他们突然间就发狂了,白袍军的兄弟们一时大意,就被他们伤到了。”

    李忠义一脸悔恨的将事情的经过全部说了出来。

    李承辞听完也是沉默了。

    足足过去了几分钟,李承辞语气才冰冷的说道:“带我去见受伤的兄弟们。”

    李忠义点点头,随后便带着李承辞前往了城门。

    一处房间内,三名白袍军将是一脸痛苦的躺在床上。

    “殿下。”

    “殿下您来了。”

    守在门外的白袍军将士看到李承辞心中也是莫名的安定了。

    自家老大出关了,定然能为他们报仇。

    李承辞严肃的点了点头,推开了门,走进了房间里。

    房间里几名郎中一脸犯愁的治疗着受伤的将士们。

    “殿下,您来了……”

    “属下没用给殿下惹了麻烦,还请殿下赐罪……”

    见到李承辞,受伤的白袍军将士强忍着身上的痛支支吾吾的开口说道。

    “说什么傻话呢,你们是我最信任的兄弟,受伤不过只是最常见的事情,好好养伤,别胡思乱想。”

    李承辞安慰起了几位受伤的白袍军将士。

    在这群白袍军将士的眼中,他们白袍军应该是无敌强大百战百胜威风凛凛的样子。

    这一次他们受伤了,而且还是被几个看样子只是百姓的人打伤,这让他们觉得很丢人。

    你让他们觉得自己等人丢了白袍军的脸面,心里非常的自责。

    “他们身上的伤怎么样了?”

    李承辞走到一名郎中的身旁缓缓开口询问道。

    郎中也是有些紧张,同时脸色也是十分的难看。

    “殿下,据我观察,他们身上的伤并不严重,只是他们受伤的地方好像正在腐烂,很有可能是中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