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玄幻小说 > 夜行三生 > 46-47.天圣坛主斗武神
    46

    天上的黑云越聚越浓,直到密不透光。黑云之中缓缓射出一丝丝蓝色的光芒,如同银针一般穿透浓密的黑云。光芒越来越多,黑云也在强盛光芒之下散去,只见空中浮着一朵巨大的蓝色莲花,莲花花瓣缓缓张开,中间站立着一个身着黑色长袍的人影,这人虽然身着天圣坛的衣服,但却没有有黑帽遮面,那是一个看似三四十岁的中年男人,这人长发松散披肩,负手而立,脸色惨白毫无血色,嘴唇以及瞳孔却是漆黑,整个人显得异常诡异。

    此时坐在轮椅上的三神师突然挣扎着从轮椅上掉落在地面,匍匐在地朝着黑色莲花上的男人接连磕头。

    “恭迎坛主莅临!”

    天圣坛主!众人都大为惊讶,这天圣坛主一直是传说中的人,从来没有露面过。只听闻他拥有着半神的实力,今天竟然脚踩莲花在这空中出现。

    天圣坛主站在莲花之中,面无表情说道:“我乃天圣坛巫柏涯,今日之事我不会袖手旁观!倒行逆施之人,我定要阻拦!”这声音如同大佛之音,清晰地灌入每一个人的耳中。

    封阳帝在一侧身体也有些微微的发抖,恐怕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天圣坛主,封阳帝小声地对苏三生说道:“局势不妙,天圣坛的正主来了,如果一会场面失控,你需要想办法逃离。”

    苏三生却是望空中巨莲上大的站立之人,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丝毫没有退缩之意。

    “原来是你,你竟然是这天圣坛的教主。”苏武老爹把六神师扔在地上,转向空中。

    “樊武神,你也曾是得道之人,为何非要打破这世间的平衡?”天圣坛主的声音悠悠的回荡。

    “我不会像你们一般甘于做走狗!既然你知道我曾经得道,那像你这种人造神,又有什么资格来管教我呢?”老爹咬了咬牙。

    “你虽然得道,但又叛道!”

    “多说无益,既然老头子我已经惊动坛主大人,那就较量一番吧!”

    苏武老爹徐徐浮空,身上的衣服无风自动,在他浮空之时,身后缓缓浮现了十几件巨大的兵刃,兵刃迎着烈日,反射着刺眼的光芒。

    刀、枪、棍、棒、锤、斧、镰巨大无比的兵器静静的漂浮在苏武老爹身后一侧,相比之下,苏武老爹身影虽然渺小,但气势滔天骇人。

    “这种战斗与我们根本不是一个层级”封阳皇帝额头流下汗滴来。

    “众将士全部退后,自行防御!”封阳皇帝朝破夜军下令。

    这些破夜军也被眼前的景象所惊骇。听闻皇帝的命令迅速退到大院一角,将手中的兵刃护在胸前,紧张的关注着空中的战场。

    “樊老,如果你现在可以放下兵刃跟我回天圣山,以你的实力,六神师之位你可做其首。至于这烈日大陆,我们就按照它自然的规则去发展,你看如何?”

    “哼!”老爹一声怒喝,他身后的一柄巨锤从兵器列中飞出,朝天圣坛主撞去。

    “唉”天圣坛主叹了一口气,抬起手臂,手指轻弹,他脚下的蓝色莲花便飞出一片莲花瓣,那莲花瓣儿速度极快,顿时与巨锤相撞,砰的一声,莲花瓣连同巨锤都化作点点光芒消散。

    苏武老爹这一招随意而发,似乎只是试探。

    嗖!嗖!嗖!苏武老爹背后的十几把巨大兵刃又破空飞向天圣坛主,天圣坛主十指连弹又是数十瓣花瓣与那兵器相撞,爆响之后花瓣和兵刃都化身为点点星光消失不见。

    在这撞击的瞬间,老爹身后的兵刃又像是雨后春笋一般纷纷出现,增长。原来飞出兵器的空当瞬间被填满。

    老爹向后伸手抓起一把巨大的马刀,整个人脚踏虚空向天圣坛主劈过去。随着老爹的突击,身后的十几把兵刃如同得令一般迅速也破空射向天圣坛主。又是十几片花瓣飞出,与十几件兵刃相撞消散。

    天圣坛主长袖一甩,手中出现了他的兵刃,是一个银白色拂尘,他将手中的拂尘一甩,苏武老爹的马刀便在下落一半之时被拂尘死死缠绕住。接着天圣坛主单手越过拂尘和马刀隔空击向苏武老爹的胸口,轰!老爹倒飞而出,嘴角有丝丝的鲜血散落空中。

    “纵使我的能力是别人赋予的,也仍然比你多出半个界限!樊武神,你还是放下抵抗,随我回天圣坛吧!”

    “呸!我就是死在这儿,也不会与你们同流合污。”

    老爹强行咽下口中鲜血一声,怒喝一声,上百件兵刃在他身后出现,天空顿时浮满了光芒,各式兵刃婉如星辰一般在天空闪闪发亮。

    破夜祖庙广场之内的人抬头望去,之间苏武老爹背后被无数的荧光所围绕。而天圣坛主脚踩蓝色莲花,淡定从容,两人这样对峙俨然超过了整个大陆范畴的认知。

    “我看你的花瓣儿能有多少?是否能够抵挡住我百刃合击。”

    “道生莲,莲生道,我脚下的花瓣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蓝色莲花之前飞出的若干片花瓣的空缺位置又隐隐约约蓝光闪烁,蓝光不一会便凝结成型,蓝色莲花的花瓣一一出现,片刻之间,整个蓝色莲花完好如初。

    喝!老爹一声怒吼,背后的上百件兵刃化作荧光一飞冲天,在天空中瞬时幻化出多个图案,猎人、北斗、狮子图案交替闪烁,众人看的一片迷茫。

    “你们没见过星辰,可以看我这一技,刃极之道繁星!”老爹的声音从空中传到地面,不卑不亢,空灵且沉重,大地之上回音游荡。

    47

    兵刃群戛然停顿,寒芒直指天圣坛主,一瞬间如雨点般落下。天圣坛主的蓝色莲花花瓣也全部飞出,两兵相接天空顿时布满银光,蓝色莲花所发出来的幽幽蓝光掺杂闪现。

    天际如同被遮盖一般,砰砰之声不绝于耳,众人已经无法分清二人的身影,只见那兵刃与蓝色莲花的花瓣不断相撞。不停地有大大片兵器碎裂化作光点从天空中倾泻而下,众人只感觉到如同下雨一般的光点落在身体之上。无数光点落地,之中却没有任何材质,径自缓缓熄灭。

    二人在空中争斗许久。轰隆一声,一个黑色人影从天空中坠地。正是苏武老爹,此时他已经浑身是血,摔在地面上无法站立。

    “你的兵器不可以再生,且有数量限制,如今你兵器都碎裂,你又如何与我战斗?”天圣坛教主的声音从天空中传来,他仍旧从容的站在空中脚踩蓝色莲花。

    天圣坛主单手一挥,四片莲花瓣从莲台中飞出,射向苏武老爹。花瓣在空中逐渐转变成一个个小型的尖刺,尖刺落地,直接穿透了苏武老爹的双腿和两肋,将苏武老爹的身躯凶残的钉在地面之上。

    苏武老爹顿时一口鲜血喷出,场面凄惨至极。

    “谁谁说我没有兵器!”苏武老爹不住的咳血,缓缓从胸前掏出了一把最后的兵器,那兵器竟然是一把木头雕刻的宝剑。这剑身还有断裂之处,但被人精心修补。剑身镂空,上面雕刻着两条巨龙,龙尾为剑柄,龙首为剑尖。

    “这是我儿所雕刻的神兵金银龙剑!”老爹双眼含泪,艰难的举起双手,将这剑指向天空中的天圣坛主。此情此景触目惊心,在场众人均以沉默。

    “冥顽不灵!”天圣坛主怒哼一声,一抬手又是数十片花瓣从脚下蓝色莲花中分裂而出,浮在空中化作尖刺。正要飞向苏武老爹。

    “助手!”一声带着哭腔的声音喊出。

    苏三生双眼含泪的望向老爹,他当然认得出这把剑,这正是他剑堂测试时使用的那把木剑,原本当年被老爹发怒折断,本以为早就无从寻找,却没想到被老爹保存至今,还加以修补。老爹已经败在天圣坛主手下,恐怕性命不保。而苏三生没了老爹的保护,更无法逃过天圣坛的手段。这一切都很糟,老爹在这最后一刻,展现了他对苏三生的爱,也在恨自己无力保护三生

    “你是那个异夜留下的孩子。”天圣坛主发问。

    苏三生看着老爹浑身是血被钉在地上无法行动,但奋力举剑对着天圣坛主,心中充满了酸楚和感动,他必须挺身而出。

    “不错!我现在叫苏三生。此次破夜是我来参与!不必伤害老爹,有什么事情冲我来吧!”

    “他掌握着异夜的秘密却不告诉众人,我为何不能针对他?”

    “异夜的秘密?恐怕你是不想让异夜的秘密说出!你天圣坛既然为扶持百姓,辅佐帝王而生。那我作为烈日帝国百姓为何不能探索异夜?如若我探索成功,会将秘密告诉众人,你为何又要百般阻拦?”

    在场将士听闻也都望向天神坛主,心中也是有些许疑问。

    “破夜?凭你这种实力去破夜,怎么会为大家带来答案?”天圣坛主迟疑几瞬答道。

    “我实力如何轮不到你评判,如若你不相信我的实力,自然可以试探一番!”苏三生此时只想救下老爹,哪怕自己身死!

    天圣坛主此时突然眯起双眼,身体未动。但那浮在空中本来对向苏武老爹的莲花瓣却慢慢旋转,对准了苏三生。

    “坛主大人。”封阳皇帝突然发声,他双手行礼,对着天圣坛主微微躬身。

    “这三生小儿也是我烈日大陆子民之一,本应有参加破夜军的权利。无论樊将军行事如何,与这孩子无关。”

    “他当然可以参加破夜,只是他的实力恐怕会有损我破夜军的威名。”天圣坛主微微的回道。他扫视了一眼众人,似乎忌惮于大陆人民对天圣坛的理解。

    “坛主大人,您可以对着三生小儿做一番测试,如果他合格,仍旧可以去参加破夜军。樊将军的事情我无权干预,但这破夜军我觉得还是应该公平的对待。”封阳皇帝抬头看了一眼天圣坛主,虽然有些胆寒,但仍继续道:“这三生小儿是一个晚辈,既然你要测试他的实力,请您安排坛中晚辈与其较量,这样才以得以服众。”封阳皇帝又看了看身旁的一种破夜军以及之前与三个神师一同而来的天圣坛一众黑袍人。

    苏三生此时突然对封阳皇帝有些感激涕零,对他的痛恨也减少了许多。

    “笑话!他一个草莽小儿,怎能胜得了我天圣坛弟子?”跪在地上的三神师突然讥讽地说道。

    “胜不胜得了,可以试试。”苏三生突然眼神坚毅,看向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