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女将星 > 番外三:(燕秀)长相思(上)
    夏承秀第一次看见遇到燕贺的时候,是在随表姐踏青的春宴上。

    说是春宴踏青,其实不过是适龄的贵族公子小姐,寻着个机会相看罢了。彼时的夏承秀才十六岁,京中这个年纪的小姐,虽也有已嫁人成亲的,可夏大人宠女心切,并不打算早早的将夏承秀嫁人。

    是以,夏承秀也只是跟着表姐出来游乐罢了。

    正值四月春,草长莺飞,泗水滨边,嫩草毛茸茸的。夏承秀随着表姐夏芊芊下了马车,已经有认识的小姐放起了纸鸢。

    夏芊芊见状,立刻就让婢子拿出准备好的纸鸢,往友人那头走去。

    夏芊芊今年十八岁,在一群小姐中,姿容尤其出众,生的格外甜美娇艳,她亦是很明白自己容貌的长处,穿着茜色的薄纱绣花窄领长裙,勾勒出窈窕的身段,人群中,一眼就能瞧见她。

    她的家世,亦是这群小姐中最为优越的,不过须臾,就被人围在中间,恭维夸赞起来。

    彼时夏承秀还是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至多只能称得上是清秀,更勿用提与表姐夏芊芊相比,夏大人平日里被人称作书呆子,夏承秀就被人在暗地里称作小书呆子。她恪守礼仪,在同龄人或是姐妹中,就显得又些木讷寡言,不够讨人喜欢。

    夏芊芊与夏承秀的关系,算不上亲密,不过是普通的表姊妹罢了。不过,有了夏承秀这个呆头呆脑的无趣书呆子在一边,倒是衬的夏芊芊娇俏轻灵,聪慧解语。

    夏承秀自己倒不觉得有什么,见表姐与友人说的热闹,就自己拿起书坐在一边看。夏芊芊也懒得管她,又过了一会儿,众人开始在泗水滨旁架起长席,长席上放着各家小姐从府里带出来的点心与小食,待到了晌午,是可以在这里用食的。

    不知过了多久,夏承秀听见身侧的小姐们从一开始谈论的哪家新上的胭脂颜色漂亮,变成了“今日燕家公子也会来”。

    “燕家公子”指的是当今左右翼前锋营统领府上的小少爷燕南光,今年也才十八岁,听说矫勇善战,生的又是一表人才,年纪轻轻前途无量,夏芊芊的父亲有意与燕家结亲,今日踏青,亦是与燕家老爷夫人心照不宣,就是看两个小辈间可有缘份。

    夏承秀对此也有耳闻,不过这是表姐的事,她今日出来,也就是当个衬托表姐的摆设,晒晒太阳看看书罢了。

    正想着,冷不防身侧有人轻声喊道“他们来了!”

    夏承秀抬眼一看,就见泗水滨前的长柳岸边,自远而近走来一群少年,为首的少年穿着一身银袍,这颜色实在太扎眼了,但他生的俊俏,个子又高,竟不觉得奇怪,他的头发束成马尾,扎得很高,眉眼间净是桀骜不驯,似是有些烦躁的不耐,却将他在一众少年中,衬得格外不同。

    人人都说朔京城中有三美,肖大公子和若春风,肖二公子澶如秋水,楚四公子雅如幽兰,这少年却似一柄银枪,有些夸张,过分华丽,却又带着一股率直的冲动。

    春日里走出来的俊俏少年郎,总是格外美好,饶是夏承秀平日里对这些事并不怎么感兴趣,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心道以这人的容色,其实应当可以算作第四美的。

    正想着,坐在夏芊芊身侧的小姐就推了一把夏芊芊,低声道“芊芊,这就是燕公子,看起来同你可真般配!”

    夏芊芊莫名有些脸红。

    来之前,她虽然听过燕贺的名字,却并未见过他真人,不知道他长得是何模样,今日一见,才知道原来他生的如此俊俏。一时间,就有些心动了。

    那群少年们并未走近,远远的,几个少年嘻嘻哈哈的,开始也拿出准备好的纸鸢,趁着东风开始玩乐。

    泗水病的长空上,一时飞着许多纸鸢,沙燕,喜鹊,二龙戏珠银袍少年被人簇拥着,推搡着,终于满脸不耐烦的跟着令人拿来一只“黑金刚”,握在手上。

    “黑金刚”飞得很快,这少年很会放纸鸢,少女们远远的瞧着,都忍不住暗暗喝彩,却又说不出为之喝彩的,究竟是那只飞得最高的纸鸢,还是放纸鸢的少年。

    夏芊芊瞧着瞧着,忽然站起身,笑道“我们也去放。”

    其实在此之前,小姐们已经放了一阵子了,只是这些富家小姐们体力娇弱,放了一阵子就要坐下休息,剩下的就交给了下人。夏芊芊站起身,走到正放着她那只“百蝶图”的婢子边,道“我来吧。”

    坐在长席边的小姐们立刻笑起来,有人小声道“看来芊芊是喜欢了。”

    夏承秀闻言有些不解,不过没有开口,她本来就不是一个多话的人。只是见着夏芊芊扯着纸鸢的线,往河边走,再看天上的两只纸鸢距离越来越近,犹豫着要不要开口提醒,下一刻,就听见自己的表姐嘴里“哎呀”一声惊呼,那张“百蝶图”和“黑金刚”的线绕在了一起,纠纠缠缠的撞成一团,往树林那头栽去。

    身侧的贵女们笑的更大声了,伴随着低声地议论“芊芊好手段。”

    夏芊芊手里还握着纸鸢线团,神情是不知所措的慌乱,眼里却有着得意的窃喜。

    她对自己容貌有着十足的自信,若她想要抓住一个少年的心,应当不是一件困难的事。她今日的胭脂抹的很美,裙子也很漂亮。她回头看了一眼那正蹙眉盯着纠缠在一起的纸鸢的银袍少年,一转身往纸鸢掉下去的树林里跑去。

    与此同时,坐在一边的夏承秀也放下手中的书,站起身来。

    身侧的贵女问“乘秀姑娘,你是要做什么?”

    “姐姐的纸鸢掉了,我去帮忙。”夏承秀回答。

    “你去帮什么倒忙。”说话的贵女捂着嘴笑,看她的目光像是看个傻子,又含着点复杂的酸气,“芊芊现在才不需要你帮忙呢。”

    夏承秀抿了抿唇,到底是不放心夏芊芊一个人,便提着裙子跟着跑了过去。

    贵女们唤了她几声,见她不理会,也就罢了。

    纸鸢掉进的那一处树林,离河边并不远,只是里头生长着丛丛灌木,女孩子在里头走,要当心带刺的枝叶划破裙角。夏承秀费力的拨开草木,见不远处露出表姐茜色衣裙的一角,心头一松,正要走过去,突然听得夏芊芊开口“燕公子。”

    夏承秀的动作一顿,这才看见夏芊芊的眼前还站着一个人,是那位今日相看的主角,燕公子。

    夏芊芊的声音温柔甜美,带着几分慌张和歉意,“燕公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燕贺只是蹙眉看着她。

    他的目光明亮又锐利,看的夏芊芊无端有几分心虚,夏芊芊不安的抓着衣角“燕公子,现在纸鸢都缠在一起,怎么办呢?”

    夏芊芊眉眼含羞,声音甜蜜,夏承秀终于后知后觉的明白了表姐大概在“勾引”这位燕公子,只是她现在走也来不及了,怕惊动眼前两人,只得被迫观看着接下来的画面,一边心想,接下来这位燕公子大概会说“没关系”“不关你的事”诸如此类的话,再轻言安慰,送夏芊芊回家,之后这桩亲事就定了应该就是这样的了吧?

    “没关系。”刚想到这里,前面就传来那少年的声音,夏承秀心道果然如此,抬眼看去,就看见燕贺突然满不在乎的一笑,顺手抽出腰间小刀,干脆利落的将两只纸鸢间纠缠的丝线一刀斩断。

    夏承秀目瞪口呆。

    震惊的不止她一人,夏芊芊愣了片刻才问“你在做什么?”

    “这样就分开了。”燕贺将刀收好“你放心,我这人心胸宽大,你故意弄坏我纸鸢这件事,我不会跟你计较的。”

    夏芊芊长这么大,从来都是被人捧着的,何曾有人这般对她说话,一时间,羞耻感涌上心头,带着哭腔喊道“谁故意弄坏你的纸鸢!”扇了燕贺一巴掌,提起裙子哭着跑了。

    夏承秀吓得大气也不敢出,心道这个燕公子真是出人意料

    “喂,”有人没好气的声音响起,“那边那个偷看的,看够了吗?”

    夏承秀一怔,被发现了?

    下一刻,那人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

    夏承秀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凑近看,这个叫燕贺的少年,长得确实很俊俏,就是看人的时候总带着几分居高临下。燕贺瞧见夏承秀,亦是一怔,蹙眉道“是你。”

    在长席那边的贵女群中,他老早就看见夏承秀了,她既不与那些贵女交谈说笑,也不去放纸鸢,只是坐在夏芊芊身边看书,跟个摆设一样。

    “刚刚那个,”他问“是你什么人?”

    夏承秀道“表姐。”

    燕贺“哼”了一声,厌恶的开口“造作。”一把推开夏承秀,往前走去。

    夏承秀也没想道燕贺会突然推自己,她一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小姐,燕贺是习武之人,被这么一推,推的后退几步,没留神手擦过带刺的树枝,霎时间手背多了一条红痕。

    白皙的皮肤上多了这么一条红痕,看起来十分刺眼,燕贺也愣住了,没料到这些娇滴滴的小姐如此易碎,怎么碰一下都能受伤,他有点烦躁,又不能坐视不理,上前一步欲探看她的伤势,没料到夏承秀立刻后退一步。

    “你受伤了。”燕贺道。

    “我知道,”夏承秀神情沉静,似是没有将手背的伤口放在心上,语气平淡,“但是男女授受不亲。”

    燕贺有点费解,面前的女孩子远远不及夏芊芊明丽,穿着的裙子是浅鹅黄,脂粉未施,看起来尚且不懂情事的年纪,怎么就“授受不亲”了?

    他道“小丫头年纪不大,倒挺古板。”

    夏承秀只是侧身避着他“我心胸宽大,燕公子故意推我这件事,我是不会跟燕公子计较的。”

    燕贺愕然。

    夏承秀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燕贺摸着下巴,这家伙是给她表姐报仇呢。他还是第一次被女子这般呛声,看起来斯斯文文,看来也不是个吃亏的主儿。

    夏承秀离开树林后,长席上的贵女们也已经三三两两的散了,大概是夏芊芊在燕贺这里找了不痛快,哭着坐马车要回去,夏承秀也得匆匆跟上。以至于燕贺出来的时候,那群贵女们已经各自登上了马车。

    先前的长席边的草丛里,还躺着一本书。燕贺记得来的时候只有夏承秀坐在这里看书,这书大概是她的,走的匆忙给忘记了。他俯身捡起,翻开来看,是一本游记。上头亦有人的标注,字迹极漂亮,清雅舒展,叫人想起刚刚在树林里,不动声色呛他的姑娘。

    燕贺撇了撇嘴,低声道“书呆子。”却又鬼使神差的,将那本游记揣进了怀里。

    同夏芊芊的这次相看,自然无疾而终。夏芊芊的父母,甚至有一段时间对燕统领横眉冷对,燕统领回头将燕贺骂了个狗血淋头,燕贺本人不以为然。

    但这桩“亲事”,就此没有了后续。

    时日过的飞快,又过了一年,夏承秀十七岁了,夏大人思索着,应当开始为夏承秀开始相看朔京城里合适的青年才俊。

    燕贺回府的时候,听见自家母亲正与姨母商量,要将自己的表哥撮合给夏承秀。

    “夏承秀?”燕贺往屋里走的脚步停住了,扭头问道“可是国子监祭酒府上的小姐?”

    “你怎么知道?”燕母疑惑的问“你不是最记不得这些小姐的名字了吗?”

    燕贺没有回答母亲的问题,只皱眉问“表哥比我还年长两岁,那夏小姐年纪还小吧?论年纪,不是我更合适吗?”

    燕统领骂他“夏小姐是书香门第,知书达理,你不是说你最讨厌舞文弄墨的人了吗?你不是最讨厌书呆子了吗?撮合你,你愿意吗你?”

    燕贺没说话,回到自己屋里,望着窗外的池塘发了半日的呆,从书桌抽屉的最底下抽出一本书来。

    那是一本游记。

    当日大半夜,燕府里狗都睡着了的时候,燕贺披着外裳敲响了自家爹娘寝屋的大门。

    “燕南光你大半夜的吓死人,到底要干什么你!”燕统领怒不可遏。

    燕贺道“我愿意。”

    那之后,就是漫长的追逐日子。

    燕贺费尽了全部心思,去讨美人欢心。夏大人很凶又古板,燕贺每次见了他都有点怕,比夏大人更可怕的是夏承秀,分明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书呆子,可是每次她只是用那双沉静的眸子看他一眼,燕贺就不知所措了。

    燕统领在家里骂他“平日里跟个斗鸡一样,怎么连正经的追姑娘都不会!人家为什么看不上你,你自己不能好好想想吗?”

    燕贺想不出来,他觉得自己挺好,姿容出色,身手矫捷,家世不差,在朔京城里的青年才俊中也能数一数二,夏承秀为什么没看上他,肯定是因为那小书呆子根本不懂得如何欣赏男人,有眼无珠。但这话他也不敢当着夏承秀的面讲。

    见儿子整日心事重重,燕夫人既欣慰又无奈,只得旁敲侧击的敲打他“你既然喜欢人家,就对人家好一点。多关心照顾姑娘家一点,夏姑娘总归能看见你的好。”

    燕贺觉得他娘说的也有道理,不过,他并不懂得要怎么去对一个人好,送的首饰衣绸都被退了回来,写的情诗第二日又回到了自己小厮手中。他有时候也会懊恼,当初第一次见夏承秀的时候,或许不应该表现的那般粗鲁轻狂,也好过如今拚命补救,仍觉成效不佳。

    一个天子骄子,终于也感受到了为爱忐忑,辗转难眠的滋味。

    而无论他对夏承秀如何,这个姑娘,从头到尾待他也都是不冷不热的。所以让燕统领上夏府提亲的时候,燕贺一开始,是抱着失败的心情去的。可是他马上要领兵出征了,战场上生死无常,如果不提亲,他怕自己再也没了机会,尝试过后失望,总比没有尝试过就失望来的好一点。

    他是这样想的,但没想到,燕家的提亲,夏大人竟然答应了。

    他不敢置信。

    这本是一件喜事,可临到头了,燕贺自己反倒退缩了,如果他此去死了,定了亲的二人,夏承秀岂不是要背上一个克夫的骂名?

    他心事重重的走出夏家,快要出门的时候,有人在背后叫他“燕公子。”

    燕贺回头一看,夏承秀站在他身后,安静的望着自己。

    “我”燕贺一时词穷。

    “燕公子。”这个寡言安静的姑娘,第一次对他绽开笑容,温柔清婉,如泗水滨边的春柳,全是茸茸暖意。

    “早点回来。”她道。

    他愣了一下,莫名其妙的脸红了,就在日光下直勾勾的盯着这姑娘,直盯的夏承秀身侧的婢子都拿出扫帚准备撵人的时候,才轻咳一声,小声道“我会的。”

    走了两步,回过头来,若无其事的补了一句“你等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