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女生小说 > 零视巫女 > 054 鳞虎和渃羽
    在迷雾中抽动着接近的生物,怎么看都不像抱有善意,就像录音机一般不断重复着它所听到的声音,追逐着它所听到的声音。

    “咯咯咯咯——”伴随着令人头皮发麻的咳嗽声,还有骨节拧转的声音,已经距离不到十米了,袁曦和洛灵雅,终于能看到那未知生物的真实形貌。

    移动的苍白尸骸,四肢缠绕着一圈圈遍布绿锈的铁丝网,眼珠被挖出,鼻子被割掉,耳朵也被剖开,嘴巴被铁丝网缝上,甚至下身的事物也一并被阉割,双腿也被铁丝紧紧地缠住,它确实不是在行走,它的脚几乎悬空,像是被无形丝线提起的木偶。

    “又是新的怪异……”洛灵雅紧皱眉头,“而且还不只一只。”

    第一只铁丝行尸之后,一个、三个、七个、十几个……迷雾中有越来越多的行尸抽动着身体走出,各种怪异的低语声此起彼伏

    “嘎——嘎——”

    “这群家伙,比起我们在游轮上见到的那个男孩,强度上要差上许多呢。”袁曦确信这一点,在她的眼瞳中,行尸们的存在之火宛如风中残烛,比起游轮上那太阳般的红死少年,这些家伙,什么都不算。

    “但是他们胜在数量很多,贸然闯进去,会被包围的吧,”洛灵雅不安地说,“你的射影机,还是能叫出来的吧?”

    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袁曦已经非常清楚,用正常的手段,是不可能在灵界与这些生物对抗的,灵界的怪异们,都在现实定义中是不存在的。

    想要消灭灵界的怪异,只能依靠某个同时存在于现实和灵界的事物,强行拘束和记录下怪异的形体,赋予其可被现实干涉的“存在”。

    袁曦作为袁家最后的血裔,是掌握着这种力量的,她能在灵界中随时呼唤它,呼唤名为“射影机”的事物。

    袁曦开始在脑中勾勒出射影机的形体,那个继承自父母,曾经被她使用过,名为verritas的老式相机,哪怕没有胶卷仍然可以永无止境地拍摄,袁曦清楚,因为那台相机消耗的胶卷根本不是实物,她自身就是用来被消耗的“燃料”。

    然而这一次,袁曦并没有心想事成。

    “诶?”袁曦呆呆地看着手中的事物,虽然有回应,可为什么会是它?

    长条状的对讲机,又一根长长的信号线,指示灯不断闪烁着红色光芒,里面回响起完全不悦耳的杂音。

    第一次进入灵界时,袁曦从自称“玄水”的怪人手里得到的对讲机,根据玄水的说法,“能够调整和与灵界的频率同步”,简而言之,与灵界的存在展开沟通。

    那些怪物们本来完全无法理解的嘶吼声,在对讲机内却都变成了能够辨别的话语。

    “得快掉去上班,马上就迟到了,”

    “好累啊,每天都过得这么累,生命没有意义呢。”

    “那女人真的火辣,你是没尝过她的滋味……”

    “爱,我的爱,我将全数的爱都送给你!”

    袁曦确信那都只是仿佛录音机一般在复读某些人类生前所残存的话语,袁曦的眼瞳,隐约能观察出这些行尸身上所残存的,曾经属于人的意志。

    被另一股庞大的暴力突如其来地抹杀掉,然后改造,掌控,抹消意志,化为傀儡,永无止境地漫游在灵界,目的仅仅是为了看守某个东西。

    “出什么差错了吗?为什么会叫来这种东西?这有什么用啊!”洛灵雅失望地抱怨道。

    而且更不妙的是,随着对讲机那根本无法调整音量的声音不断被播送,几乎所有的行尸,都看向袁曦她们所躲藏的方向,虽然行动的速度不快,但确实开始朝她们这里汇聚了。

    “这可不妙,”袁曦喃喃,“我呼唤了射影机,但是……完全没有在游轮上那种被回应的感觉。”

    由于自己似乎是掌握了随时能在灵界召唤射影机的力量,所以袁曦并没有一直把射影机带在身边,只是好好地保存在家里的保险柜内,袁曦觉得有杨暗年在那栋公寓里,会比放在她身边要安全的多。

    可是现在,似乎杨暗年那边也出了差错诶,果然自始至终就完全不能对那家伙抱有任何期待吗?

    “仅仅叫来这种麻烦的东西,我们完全没法对付那些怪异啊,”洛灵雅问,“要逃么?”

    “我们还能往哪里逃?这个世界一直在崩溃,我们早就没有退路了。”袁曦回头望去,毫不意外地发现她们的来路早就完全崩塌,巨大的裂谷不断朝着她们的方向延伸。

    就像有某个存在,一直在逼迫她们前进一般。

    “袁曦姐姐,你在找什么呢?”就在袁曦和洛灵雅焦头烂额,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了清脆的笑声,毫无征兆,把她们都吓到几乎窒息。

    回头看去,惊恐地发现,不知何时,两个孩子笑吟吟地站在她们的身后。

    梳着朝天辫的小姑娘脸蛋肥嘟嘟地让人想要狠狠地揉捏,穿着一身粉红色的小裙子,手里还提着那把塑料的玩具剑。

    几乎光头,只有头顶留了一小簇绒毛的小男孩,则套着一身满是老鼠图案的灰色睡衣,怀里也抱着有些瘪了的足球。

    “袁曦,要小心,能这么出现在我们身后,这两个孩子肯定不会是什么正常的生物,”洛灵雅仿佛看洪水猛兽一般看着两个孩子,随后又意识到有些不对,“诶,你认识他们?”

    “你们是……”袁曦觉得他们俩非常眼熟,但是一时竟想不起自己在哪里见过他们了。

    “好失望呢,我们就这么被袁曦大姐姐忘掉了吗?”小男孩幽怨地瞥了一眼袁曦,本来清澈透明的大眼睛,里面却有血丝浮现,他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果然应该把大姐姐吃掉呢。”

    “啪!”狠狠一挥玩具剑打在小男孩亮蹭蹭的脑袋上,小姑娘板起脸很生气的样子,“鳞虎,不准说这么失礼的话!大姐姐才不是食物!大姐姐是很有意思的玩具!”

    “是玩具吗?可是,我真的很饿很饿,”小男孩低下头,伤心地揉着小肚子,“玩具,提前玩坏了,也可以吃掉吧。”

    “啪!”又是狠狠一记玩具剑敲了上去,小女孩按了玩具剑上的按钮,玩具剑还闪烁起绚丽的七彩光灯,声光电特效齐全,“笨蛋鳞虎!你什么时候没饿过,把大姐姐吃掉了,叔叔会非常困扰的,叔叔不开心了,我们就会被丢掉的!”

    “不要被丢掉,不要被丢掉,不要被丢掉!”皮球从怀里掉在地上,小男孩捂着脑袋,哇的一声一言不和就哭起来了,哭的声音相当洪亮,袁曦从未遇到过,有孩子会哭起来有这么吓人的声势。

    “什么鬼?!”洛灵雅完全愣住了,似乎根本无法理解眼前发生的这种毫无常理的事。

    在袁曦的对讲机里,鳞虎的哭声完全变成了另一道声音——

    相当凄厉又疯狂,令人发自内心感到恐惧的,野兽的嚎哭声,无法分辨是什么种类的哭声,但是仅仅是听到,就让人从头到脚感到彻骨的冰凉。

    仿佛被抛入了某只巨大的凶兽的胃袋之内,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只能静静地在绝望中被消化。

    所有靠近的铁丝行尸,都在这种凶兽的吼叫中身体僵硬了下来,随后它们毫不迟疑地纷纷转身,朝着来的方向以更快地速度拖拽身体,非常狼狈的样子。

    毫不犹豫地要逃走。

    袁曦此时,终于将眼前的小男孩和小女孩与她记忆中的人对上了,她确实见过这两个孩子,虽然只有一面之缘。

    名为赵鳞虎的小男孩,名为云渃羽的小女孩,寄主在杨暗年公寓内的,给袁曦相当不妙印象的两个孩子,在袁曦初次造访老宅的时候,见过一次,袁曦对他们的第一印象就相当不对劲。

    现在再次在灵界内相遇,果然验证了袁曦的直觉,在杨暗年身边,就不可能有正常的人类。

    “鳞虎和渃羽,好像是叫这个名字吧?”

    “大姐姐终于想起我们了啊,可喜可贺,”渃羽开心地拍起小手,又是啪的一声挥舞玩具剑敲在鳞虎的头上。

    “为什么又打我?”鳞虎的哭声停了下来,相当不满地看着渃羽。

    “因为鳞虎太笨了,要多敲打脑袋才能变灵光啊。”渃羽一副理所应当的语气。

    虽然只是两个孩子在胡闹耍宝,在光怪陆离的灵界中与他们重逢,还是让袁曦莫名有种安心的感觉。

    “你们别闹了好吗,”无奈地说,“是杨暗年派你们过来的吗?”

    “对!”鳞虎高举双手,发出嗷嗷的怪叫声,“杨暗年叔叔,让我们到这里来找大姐姐!”

    “有快递要送给大姐姐哟!”渃羽对着空中,啪的一声挥动玩具剑。

    毫无道理地把灵界的空间斩裂了。

    在袁曦和洛灵雅难以置信的目光下,渃羽这么轻描淡写的一挥,居然在空中斩开了一道黑色的裂隙,刚好能让她放一只手进去,渃羽漫不经心地将手伸入裂隙,似乎正在里面寻找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