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女生小说 > 时光赠予你我 > 091 不回来了
    常欢乐得知成绩的那一天,她很高兴地和王谦睿分享了这个消息,抱着王谦睿的手臂笑道“王谦睿,以后我还是可以和你在同一个学校啦,高不高兴!”

    接着常欢乐拍了拍王谦睿的肩膀,很豪气地道“王谦睿,到时候去到新的学校你也不用担心,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王谦睿则是一脸宠溺地看着眼前这个身高仅到他肩膀的、笑嘻嘻的女孩,眸光里蕴含的宠溺快要滴出水来,他突然发现,那个他一直跟在屁股后面的小女孩已经是一个大姑娘了。

    也许,她很快就会有自己不一样的生活了,不用时时刻刻黏在自己身边了。

    王谦睿心里这样想着的时候,那种如成千上万个白蚁噬咬的锥心般的疼痛蔓延在心间,渗透到四肢百骸。

    但他表面还是那个温和、平静的模样。

    身旁女孩浅笑盈盈,一直在憧憬着即将到来的高中生活,王谦睿安安静静地听着她的话,讲到憧憬的地方,女孩笑意盈盈,露出右边脸颊上令人沉迷其中的小酒窝,未来的一切似乎都很美好。

    ……

    常海川为了奖励常欢乐考上市重点高中,决定带常欢乐出省旅游,散散心。

    常欢乐自然也是很高兴地接下了这个奖励。

    出发前一天,常欢乐勤快地收拾自己的旅游用品,衣服、防晒用品、洗漱用品,还有家庭常备的感冒药。他们一家计划出门旅游一周,需要携带的生活用品还是挺多的。

    当然,在此之前,常欢乐也邀请了王谦睿和他们家一起出门游玩一周,但曾倩雪拒绝了,她说王谦睿那几天没空。

    常欢乐虽然很失落,可她还是笑意盈盈地明确表示了她一定会带礼物回来给王谦睿的,王谦睿那时候还笑着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瓜子,轻声低语“好啊,我在家等着你的礼物!”

    之后,常欢乐一家三口很开心地出门游玩了,他们去了隔壁广省的一个少数民族村落,体验了一把当地与众不同的文化与风土人情。

    常欢乐在逛当地的民俗村的时候,看到有民间高人在捏着各种戏剧里面的人物角色捏面人,常欢乐走过去观看的时候,没有买下哪些已经制作完成的小玩偶,而是请求捏面人师傅帮她按照她给的照片重新捏了两个小人出来。

    照片中的两人一个是她,一个是王谦睿,常欢乐在心里打算着按照她自己样子做的那个捏面人送给王谦睿做礼物,按照王谦睿样子做的那个捏面人自然是留给自己。

    接下来的几天,常欢乐一家逛了少数民族村、感受了热情好客的村民的热情招待,还尝了当地有名的烤羊肉以及其它一些用当地的羊奶制作而成的奶茶。

    开心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常欢乐一家出门游玩一周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常欢乐觉得自己就要乐不思蜀了。

    常欢乐一家人坐了火车、之后转了大巴一路风尘仆仆好不容易回到家里。

    一回到家,常欢乐并没有着急好好休息一会儿,她放下手中的行李,从行李箱的隔层里掏出那个按照自己样子做的捏面人,飞奔王谦睿家里。

    一路上,常欢乐满怀着即将要见到小伙伴的兴奋,憧憬着王谦睿收到自己的礼物时候的开心,整个人都处在无比亢奋的状态。

    然而,常欢乐还没从这样的亢奋中回过神来,一路狂奔到王谦睿家门口,看到的是王谦睿家里的门是关着的。

    常欢乐敲了敲门,门内毫无反应。

    常欢乐很沮丧,心中的那点兴奋被这关上的门合上,这种感觉犹如一盘燃烧得正旺的火,突如其来被一盘冷水泼下来,火盘里瞬间只剩下滋滋作响的、不愿意向现实妥协的小火苗。

    常欢乐心中的那点小火苗则是随着她不断的敲门声消散了。

    在王谦睿家门口等了半天,门内却毫无反应,常欢乐试着安慰自己,也许王谦睿和她妈妈曾倩雪也出门游玩去了。

    于是,常欢乐沮丧地耸拉着小脑袋瓜子,很不开心地回到自己家里,如一条咸鱼躺倒在沙发上,没有一点儿精神气。

    就是这样的一躺,常欢乐被逼着连续休息了几天,原因是她旅游那一周过度兴奋,没有做好防暑、防晒措施,加上这几天心绪如过山车一样起起伏伏的,就这样,常欢乐直接病倒了。

    常欢乐因为生病休息了几天,这几天,刘芳明令禁止她出门,无奈之下,常欢乐才没有天天跑到王谦睿家里敲门。

    病好了之后,常欢乐在家里实在憋不住了,再次去到王谦睿家里,打算找王谦睿,可是他家里的门一直没有打开过。

    就这样过了一周,一个月,两个月,直到高中开学的那一天,王谦睿家里的门都一直没打开过。

    常欢乐有问过常海川,知不知道王谦睿一家去哪里了,常海川也是摇头表示不知道。

    刘芳同样表示不清楚,但刘芳猜测,曾倩雪可能是带着王谦睿回娘家了,毕竟曾倩雪在他们村住了那么久,也没听说过曾倩雪的娘家,可能这次曾倩雪因为已经和王功成离婚了,所以要回娘家的话也没有好纠结的了。

    常欢乐默默地听着,为自家老妈的脑洞点赞。

    常欢乐高中开学前的一天,常海川在家里等着常欢乐收拾开学需要带去学校的行李。

    行李收拾完之后,由常海川开车送常欢乐上学。

    常欢乐到市里上学,一般都是只有在节假日放假的时候才能回家,其它时间都是要住在学校的。

    这样长时间的住宿生活,自然需要收拾的行李就多了起来。

    常海川在一旁指导常欢乐收拾行李的时候,接到了一个来自京都的电话。

    刚开始的时候,常海川还嘀咕着,以为这个是诈骗电话,直接拒接了一次。

    可是接下来,这个电话又接二连三地响了两三遍。

    无奈之下,来自京都的电话再次响起的时候,常海川鼓起勇气,接了那个电话。

    怎知电话那边传来的是稍微有些熟悉的女声。

    “喂,您好,请问一下这是常海川吗?”

    常海川一听,这还是自己熟悉的人啊,忙不折叠地点点头,电话那边没有出声。

    常海川后知知觉反应过来,这正在打电话呢,电话那边的人那里会看到自己点头。

    常海川出声道“是,是的,我是常海川,请问您是?”

    电话那边的人回了一句“海川啊,您好,我是曾倩雪,我现在京都,在我爸妈家里,我打这个电话过来是对您说一声谢谢的。”

    电话那边哽咽了一下,接着道“是这样子的,我带着王谦睿回我在京都的爸妈家了,我爸妈也接收了我们母子俩,所以桂花村我们就不回去了。”

    “我打这电话是跟你们说一声,这么多年来多谢你们家对我们母子的照顾,谢谢您啊,还有刘芳姐,你也帮我传递一声谢谢啊!”

    常海川听到这话,也是很惊讶,如果他没有听错的话,曾倩雪刚刚说的是她回京都的娘家了,这可是大城市啊,怪不得人家看起来和一般的农村妇女不一样,原来人家是从京都那样的大城市过来的。

    常海川掩饰心中的惊讶,笑着回道“哪里,哪里,说不上照顾,那祝愿你们在京都好好的!”

    曾倩雪笑着说了一声谢谢,就挂了电话。

    一旁在收拾行李的常欢乐自然也看到了自家父亲脸上多变的神色,这不就是接了一个电话嘛,神情用得着那么变幻莫测吗?

    可她也是担心自家爸爸遇到什么难以解决的事情,故意装作不在意地问了一句“爸爸,电话那边的是谁啊?”

    常海川低头看了一眼自家女儿的小脑袋瓜子,笑着道“是王谦睿的妈妈曾倩雪,她打电话跟我说一声,她带着王谦睿回了她在京都的爸妈家里,以后不回我们桂花村了。”

    常欢乐原本在把一些洗漱用品装进行李箱的手停了下来,她自然是听清楚了她爸爸刚刚说的话,也听懂了他说的话。

    可不知道为什么,消化完父亲说的话的常欢乐此刻脑袋嗡嗡直响,像是缺氧了般,有一瞬间,她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了。

    她脑袋里回响着一个声音,那就是王谦睿去京都了,他再也不回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