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电子书下载网 > 女生小说 > 容华富贵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安置
    他知道他该怎么和侯爷说了。

    陈棋见陈斯一副总算放了心的样子,在心中留了个心眼。

    陈容、陈斯,现在估计还要算上二少爷……

    真是好大一盘棋!

    “好了,咱们继续往前走吧!”

    吕大夫恢复了体力,出声建议道。

    “好啊!”

    陈棋很快应允了。

    两个人一起出力,将架子抬起来之后,就稳稳当当地继续往侯府的方向走。

    过了半个时辰,他们一行人抵达了侯府。

    “先把他放下来!”

    陈棋瞅了一眼侯府的后门,扭头对吕大夫说道。

    “好!”

    吕大夫答应了。

    两个人先将肩上的绳子拉下,然后慢慢松开了手。

    “好了,我先去敲门……”

    陈棋揉了揉肩膀,说道。

    “我哥就交给吕大夫了!”

    “好、说……”

    正弯腰喘气的吕大夫抬了抬手,算是应答。

    作为一个大夫,他已经很久没干过这样的体力活了……

    见他答应了,陈棋这才前去敲门

    “咚、咚、咚……”

    没敲多久,后门便从里面打开了一条缝

    “是谁在敲门啊?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今日值班的是门房的葛大叔。

    “葛大叔,是我,我是陈棋……”

    陈棋连忙表明自己的身份。

    “陈棋?”

    葛大叔把灯笼往前晃了一下,这才惊道。

    “还真的是你,你不是跟小姐去了姜家吗?怎么又突然回来了?”

    陈棋闻言,苦笑了一下,解释道

    “陈斯受了重伤,是小姐让我送他回来养伤的……”

    葛大叔的睡意一下子全消了,麻利地打开门,瞧见门外躺在架子上的陈斯,眼眶一红

    “这是怎么弄的?”

    陈斯望见葛大叔,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老头子你问这么多做什么,还不快让我进去?”

    陈斯这么一提醒,葛大叔终于想起了正事

    “对、对、对,你们快进来……”

    陈棋和吕大夫一块儿把陈斯抬进了门,然后放在一边。

    葛大叔见吕大夫脸生,便问了一句

    “这位是……”

    “这位是救了陈斯的大夫,姓吕……”

    陈棋连忙向他介绍道。

    “这回能把陈斯送到侯府,可多亏了他……”

    “原来是吕大夫,真是辛苦你了……”

    葛大叔说着便向吕大夫拱了拱手。

    陈棋见了,微微一笑,蹲下来和地上的陈斯说起了悄悄话

    “你看,葛大叔对你还是这么的好……”

    陈斯不自在地摸了摸头

    “那还不是因为我进府的时候,年龄恰好可以当他的儿子,他那时正巧还没儿子,自然就把我当儿子看喽……”

    陈棋听了这番解释,心中只觉得好笑。

    他这个哥哥,明明心里在意的很,却偏偏装作若无其事……

    这是腼腆呢?还是做作呢?

    “哪里?作为一个大夫,自然盼着自己的病人能更好……”

    吕大夫有礼有节地葛大叔寒暄。

    “我那医馆白日很是吵闹,很不利于陈斯养病,哪里比得上这地方?”

    “话虽这么说,可你亲自送陈斯过来一趟,也不容易……”

    葛大叔说着便从袖子里掏出一串钱,交给了吕大夫。

    “这点小钱请吕大夫喝酒,还请大夫不要嫌弃……”

    “那就多谢大叔了……”

    吕大夫微笑着笑纳了,便向陈棋请辞。

    “既然人已送到,那我这就回医馆了……”

    “多谢吕大夫。”

    陈棋没有挽留,只是起身冲着他一拜。

    “你这是做什么?”

    吕大夫见陈棋给他行大礼,很是有些意外。

    “滴水之恩,应当涌泉相报,何况是救命之恩呢?”

    陈棋显得不以为意。

    “我哥行动不便,我便代表他谢过吕大夫了……”

    就连躺在地上的陈斯也补充道

    “没错,你救了我一命,等我好了,我一定请你吃顿好的……”

    “哪里用得着这样麻烦?”

    吕大夫连连摆手。

    “应该的……”

    葛大叔也跟着劝道。

    “要不然这两个孩子会于心不安的……”

    吕大夫见状,只好接受了

    “那……那我盼着你早日康复,天要亮了,我该走了……”

    “吕大夫慢走……”

    陈棋将人送到门口。

    陈斯嘱咐道

    “路上小心……”

    “我会的……”

    吕大夫看了陈斯、陈棋和葛大叔最后一眼,然后便沿着原路回去了。

    “各位再见。”

    送走了,人关上了门,葛大叔这才开口道

    “我这就去禀告陈管家,你们稍等片刻……”

    “您去吧,这还有我在呢!”

    陈棋笑了一下。

    葛大叔这才放了心,拾掇了一下自己,便进府寻陈管家去了。

    过了一刻钟,陈管家才急慌慌地赶了过来

    “伤势还好吧?还需要请大夫吗?”

    “已经看过大夫了,说是要静养三个月……”

    陈棋慢慢解释道。

    陈管家看了一眼地上的陈斯,见他胸前被包扎过了,便也安了心

    “那就好,房间已经安排好了,你们随我来吧……”

    “是。”

    葛大叔和陈棋对视一眼,一起着手抬着陈斯跟在管家身后。

    陈管家给陈斯安排的地方,不是侍卫该住的房间,而是在陈侯爷的院子里。

    陈棋心中不安,小心问道

    “这里可不是侍卫该住的地方,陈管家是不是弄错了?”

    葛大叔看上去也有些忧心,赔笑道

    “是啊,陈斯他皮厚,哪里用得着住这么好的地方?”

    “你们放心,我可没有弄错……”

    陈管家微微一笑。

    “这也是侯爷的意思……”

    “侯爷的意思?”

    陈棋和葛大叔一愣,最后问出口的是陈斯。

    “没错……”

    陈管家点点头。

    “你放心住便是了……”

    陈斯沉默了一会儿,便也同意了

    “那就多谢侯爷了……”

    “嗯,我会替你转告的……”

    陈管家笑着应下了。

    陈棋便和葛大叔一块儿,将陈斯从架子上挪到了床上。

    “葛大叔,今天谢谢你了……”

    陈棋拱了拱手,然后看向了陈管家。

    “也谢谢陈管家……”

    “应该的,应该的,毕竟陈斯就像是我的儿子一样……”

    葛大叔一笑,脸上全是褶子。

    陈斯听见了,用手背遮住了脸,抱怨道

    “老头子就知道占我便宜……”

    。

    。